女孩遭猥亵,乘客当旁观:全车乘客,情何以堪?

——女孩遭猥亵,司机被殴打,乘客当旁观:“看客心理”,可耻懦弱

35岁的周师傅是西安270路公交线路司机,19日上午,突然听见车厢中间有位20多岁的女乘客大喊“变态!”,女乘客说:“我遭到猥亵,这个男的变态……我要报警”。周师傅把后门打开,站在车厢通道里,把该男子挡住,该男子直接冲着周师傅的面部就打了过来,周师傅被殴打多次。有乘客喊着让司机还击,但司机称“我穿着公交制服,不能打人”。周师傅说:“车上有很多乘客,但没人上前帮忙。”(华商报1220日)

听到女乘客喊要报警时,这位公交司机将车停了下来,并用身本挡住该男子,这样的处置应当说是非常恰当的,应当点赞。因为这首先保证了全车人的安全,而对于女乘客来说,则赢得了更多的报警时间,和更多取得证据的机会,而有了这些,后面的法律跟进就会很顺畅。

但是,对于这位司机所称“我穿着公交制服,不能打人”的说法,却不能点赞。因为该男子已经出手打人,而在这情况下,司机还手应当是一种必要的防卫行为,在法律中,这种行为也可以叫做“控制”,而不是主动打人,如果在这一点上分不清的话,也意味着司机自我放弃了防卫的权利,但同时,该男子得不到应有的“控制”便会更加有恃无恐。

因此,对于这位公交司机来说,首先将车停下来,并挡住该男子,以为后续警方到来赢得时间,这样的处置是相当职业化的,但对后面发生的“打不还手”,却显得过于拘谨,因而,自己也受了伤。不过,话说回来,公交司机如果真的还了手,即使全力以赴,就一定能控制该男子吗?答案是:不一定。

因为该男子就是一种变态人,这种人的最大特征和最大危险,就在于随时随刻都可能以穷凶极恶的手段伤害他人。而从年龄上来说,公交司机是35岁,而该男子是30岁,从年龄差距上就可以得出体能的差距,再加上变态人的疯狂心理,和肾上腺素的激增,显然,从体能上讲,这位公交司机并不占优势,也许还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因而,问题来了,事发当时,正处于交通高峰时段,车上有很多乘客,而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没有一位乘客挺身而出,这才是最大的遗憾。自从前不久发生的公交坠江案之后,全社会对“看客心理”给予了不留情面的指责,同时也指出,“看客心理”其实就是一种无责任状态,而在公共场合,更是一种懦弱的可耻的逃避行为。

在公交上发生的事,并不能指望司机一个人就能完全解决,第一,公交司机也可能会是一位女性,第二,公交司机也可能会是年龄较大的人。而对于他们来说,显然无力控制诸如该男子的暴力行为。因此,司机该做的事做到了以后,剩下的事就应当由大家同共完成,而在这件事上,全车人却给社会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尴尬。

在社会公共生活中,每一位社会成员都有从中享有安全环境的权利、被尊重的权利、不受伤害的权利。但权利从来都是对等的,在享有各项权利的同时,也要做出必要的义务,这并不仅仅是保护他人,而从更高层面上更是在保护各个年龄段的自己。因而,这位司机所说“车上有很多乘客,但没人上前帮忙”,其实,这既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无助,更是一种无望,这应当引发全车人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