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公司大挪移:她的“指路牌”,考验稽查智慧

——在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发酵温度最高的时候,公众嗅到了丰富的信息,其中有酒糟的味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当然,也有说不清的五味杂陈。然而,这本身就是“纳税作品”的真实味道,说不清,理还乱,犹如手指间淡淡烟草味,和白色袜子的味道。

范冰冰是个投资高手,在5家公司中担任法定代表人,在4家公司中担任高管。这么多公司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无锡爱美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前几天,爱美神悄然发生了一些变更,周海国取代范冰冰成为爱美神的法定代表人,范冰冰的母亲张传美入股。(新浪新闻127日)

自从“阴阳合同”之后,范冰冰就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由她出演的影视作品均未上映,演艺事业进入了停滞状态。但她依然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明星就是明星,要想暗淡下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然而,人们关注范冰冰早已不是因为她的影视作品,而是因为影视作品背后的“纳税作品”,而那些阴阳合同就是其中重要的“非典型故事”,但这样的故事依然以“纳税作品”的形式存在于人们的视野中。

在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发酵温度最高的时候,公众嗅到了丰富的信息,其中有酒糟的味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当然,也有说不清的五味杂陈。然而,这本身就是“纳税作品”的真实味道,说不清,理还乱,犹如手指间淡淡烟草味道,和白色袜子的味道。

当初,范冰冰在“阴阳合同”的几个回合中,充当了“指路牌”的角色,在与公共关注的几翻对话中,唇齿间流露出了业界不少的潜规则,其中既有用了多少年的老皇历,也有圈内的最新秘籍,而人们顺着她的“指路牌”,很容易就发现了一些端倪。

因而之后不久,就曝出了一些明星的基本相同的事件,而她这个“指路牌”其实很到位,既指明了自己的下一步,也指明了其它明星曾经走过的同样的路,一切的一切,皆犹如税务版的精准导航仪:“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大家对“合理避税”的概念并不陌生,这是大公司招聘财务时必考的一道题,它可以考出财务人员对税法的理解程度,当然更能考出对税法稀疏之处的把握能力,而这,就是当今语境下大公司财务人员的最大值价所在。

这次,范冰冰公司大挪移,也有亲属入股,公司的这类变化,当然也有着丰富的信息含量,而说来说去,还是以税为中心,公司的拆合本身也是股东的生产力,“合理避税”就是玩转一切的法宝。

但严格地说,这是在法律红线之内的事,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合理避税”也是纳税人与税法的合理博弈,因而每一次这样的博弈,都会使税法产生自身的驱动力,使自己的稀疏之处得到密实化,而这,未必是一种坏事。

因此,对于明星纳税的问题,其实也是税法不断递进的社会课题,在这之中,既可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也可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而这考验的,既是税法本身的适用能力,也是税务部门执法中的稽查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