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约谈富士康:从冰冷到炽热,背后意图,剑指何方?

——特朗普约谈富士康:从冰冷到炽热,更深意图在于“围点打援”?

CNBC新闻网21日消息,富士康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本公司和白宫进行了富有成效的讨论,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和本公司CEO郭台铭进行了私人谈话,富士康会继续推进面板工厂的建设计划。”富士康还在声明中重审“建设威斯康星州硅谷”的承诺,并“期待扩大在美投资、继续在当地扩招”。随后特朗普还在推特上“补刀”:和我谈完,富士康就传出这样的好消息!(新浪新闻22日)

富士康到底有多著名,以至于特朗普亲自出面与之谈话?富士康的著名是当然的,也是不容置疑的,可以这样说,中国人甚至是全世界,每个人手里拿过的品牌手机或者笔记本,都可能在富士康的流水线上转过一圈,因而,富士康就是全球OEM的老大,所以,特朗普要亲自出面与之谈话。

而对中国人来说,富士康之所以著名,并不是因为它的来料加工贴牌生产的OEM方式,而是它每几年一个轮回的员工跳楼事件。因为这些跳楼事件,使富士康家喻户晓,不管是打工仔,还是打工妹,都对富士康有着双重的认知,即是爱,又是忧。

2013年的新闻可以看出,富士康员工的跳楼事件层出不穷,最高峰的时候,竟然在一年内完成了“四连跳”。因而,对于中国人来说,富士康员工的连环跳楼事件和背后的工作压力,以及半军事化的管理,当然,归结在一起,就是不尊重劳动法和员工权益,而这,才是富士康最“著名”的方面。

而对于美国来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对这种低端OEM的方式不屑一顾,因为美国工人对劳动法非常看重,如果有不遵守劳动法前科的企业在美国招收工人,是件很难的事,再加上这种低端人海战术的OEM生产方式,既无自己的技术含量,又无自己的知产权,在美国本来就不受青睐,因而,美国政府从来不把它放在眼里的重要位置。

事实上,就在130日,郭台铭助理胡国辉接受路透社采访时透露,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的建厂计划可能将要“缩水”,尤其是其面板工厂,或将遭到搁置。他给出的理由是:在美国建造先进显示器的成本过高,“我们在此没有立足之地”。

由此可以看出,在特朗普与郭台铭进行私人谈话之前,富士康确实是受到了冷遇,而在这种冷遇之中,郭台铭助理胡国辉进一步表示,与其在美国生产液晶显示面板,不如先在中国生产,然后运往墨西哥进行组装,再将成品进口美国。显然,富士康在美国已经走到了灰心的边缘,退堂鼓是一定的了。

然而,特朗普为何又火速约谈郭台铭,表示出极大的挽回呢?其实,这事并不简单,一方面是,特朗普要保住自己的威信以及连选胜算,就要解决大量的就业问题,而富士康这样的企业,虽然既无技术含量也无知识产权,但却可以吸纳大量的低端就业人口,而就美国的就业统计结构来说,从数据上并不区分高端与低端,但对特朗普来说,这会更好,因为就业数字的上升,就是他执政能力的表现。

另一方面,特朗普正在全力围攻中国的一些特定企业,如华为等高端企业,而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心里会画出这样一幅有待确定的“思维脑图”:即如何将富士康与华为等高端企业连结在一个平面上,使它们之间产生特朗普想要的某种相互制约的效果,这有助于现实特朗普围攻一些中国特定企业的既定战术,即“围点打援”。

换言之,如果富士康接受了特朗普私谈的全部内容,那么,反而是给特朗普吃了一颗定心丸,但特朗普的意图远远不止于此,因为这是特朗普的连环用意,因此,特朗普还一定会对富士康来一次更加明确的私谈。其目的也基本不出左右:既然接受了美国的挽留,那就要做出点实际行动。

因而,特朗普下次与富士康的私谈,定会亮明底牌,那就是不能接受华为等一些特定企业的OEM订单,在美国的富士康肯定不能,但特朗普的最终目的,是要求在世界各地的富士康都不能接受这些企业的订单,这意味着中国自己的企业不能接受中国特定企业的订单,因而,特定企业的生产成本就会大幅上升,甚至会失去相当的市场份额,和断掉相当程度的市场销售路径,而这才是特朗普想要的“围点打援”效果。

因此,特朗普火速约谈郭台铭,促成富士康在美建厂计划大转弯,这表明,特朗普为了打压中国一些特定企业,从外围大范围布局,已经过渡到了近距离针对性布局,直接地说,就是把局布到了中国企业与中国企业之间,而他却可以隔岸观火。但对中国企业家的群体智慧而言,特朗普可能有些过于自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