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戏最多的一届奥斯卡,《绿皮书》和网飞成了最后赢家

第91届奥斯卡没有意外。

 

当12年来首位非白人奥斯卡影帝拉米·马雷克在现场献吻戏里戏外的女友露西·宝通,《绿皮书》夺下奥斯卡最佳影片,而阿方索从重感冒的陀螺导演手里接过最佳导演奖的奖杯,不知正在全力拼收视的奥斯卡可否满意?

 

91届奥斯卡看不见硝烟的战争落幕,以下是故事结局:《绿皮书》获最佳影片,拉米·马雷克凭《波西米亚狂想曲》夺影帝,奥利维亚·科尔曼《宠儿》拿影后,《罗马》获最佳外语片&导演,未获最佳影片。《波西米亚》获四奖成最大赢家。

 

《黑豹》为漫威电影宇宙首次获得奥斯卡,拿下最佳服装设计、艺术指导、原创配乐三奖,漫威总裁在台下留下了喜悦的泪水。

 

 

《蜘蛛侠:平行宇宙》获最佳动画长片。Lady gaga凭《一个明星的诞生》原声《Shallow》获最佳原创歌曲;斯派克·李凭《黑色党徒》首获个人奥斯卡奖(最佳改编剧本);华裔导演石之予作品《包宝宝》获最佳动画短片。

 

从艺术的角度看,在这个奥斯卡小年里,除了影后归属,每个奖项结局都不太出人意料。从收视的角度看,或许本届奥斯卡还是缺乏了一点爆点和惊喜。

 

奥斯卡从来就不是什么全球电影艺术风向标,也不是一切以商业为指标的庸俗派对,它更像一个每年一度吸引全球影迷目光的电影大秀,它提供噱头、看点、红毯上的明星和永远带着争议的奖项,但一切归根到底,还是一出好戏。

今年一开始有些特别,从2014年到2018年,短短5年的时间奥斯卡颁奖礼损失了近2000万的观众,在本届颁奖礼到来之前,奥斯卡开始充分借鉴网红模式:为博眼球在所不惜,遭遇抵制悬崖勒马。

从结果上看 ,本届奥斯卡的票房担当《黑豹》没有夺下小金人,奥斯卡现场没有主持却多了许多颁奖的“超级英雄”,这出大戏能换回一个回暖的收视吗?

 

卡隆上台领奖时调侃说:“我从小就是看外语片长大的,这些电影启发了我,比如《公民凯恩》、《大白鲨》等等”。这届奥斯卡诞生了《公民凯恩》、《大白鲨》这样名垂青史的影片吗?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就在一年一度的轮回之间,好莱坞电影又讲出了一个新的好故事。

《绿皮书》为什么赢最佳影片?《罗马》夺最佳导演为什么毫无悬念?

从最佳影片到最佳导演,奥斯卡下了一盘大棋。

早在颁奖礼开始前几个月,舆论便开始提前布局,制造悬念,而登台夺奖正是戏剧张力大爆发的巅峰时刻。

最佳影片是《绿皮书》当然不算意外。

 

在这个奥斯卡小年里,《绿皮书》可能不是最好的一部奥斯卡最佳电影,但绝对是选了不会错的那一部。

从各种意义上说,这都是今年观众缘最好的一部奥斯卡提名电影,影片在豆瓣评分8.9分,是今年最佳影片提名当中,豆瓣评分最高的一部。

电影之前也拿到了制片人工会(PGA)最佳影片、多伦多电影节观众选择奖、金球最佳音乐喜剧类影片,国家评论协会最佳影片等等。

曾拍摄《阿呆与阿瓜》《我为玛丽狂》等疯狂喜剧的彼得·法雷里,将这个毒舌傲娇黑人音乐家和落魄白人大老爷儿,一起开车去当时种族歧视严重的南方巡演的故事讲得通俗动人。

 

公路片的表,喜剧的伴奏,严肃主题的里子。

电影和黑人音乐家吃下的肯德基一样,好看、好懂、平易近人,但又用一个遥远时代的传奇友谊,反指了如今世界依旧存在的扎心问题。

现实残酷,故事温情,电影不能解决现实问题,但却能帮助人们更勇敢上路。

即使没有提名最佳导演而拿到最佳影片的电影再少,它依然是本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最优选择,而事实上奥斯卡也的确选择了《绿皮书》。

复杂时代,谁不喜欢简单童话?

这部电影值得一提的还有此前曾凭《月光男孩》获得过同一个奖项的最佳男配得主马赫沙拉·阿里,很多人说他是以主角的戏份拿下了最佳配角奖,胜之不武,但以表演论表演,这个丹泽尔华盛顿之后又一位崛起的主角脸黑人演员,影片中充满尊严与傲气的表演,完全配得上这个奖。

 

《罗马》拿下最佳导演奖更是毫无悬念。就算没有网飞破纪录的宣传投入,这个奖项几乎肯定依然是墨西哥三杰之一的阿方索·卡隆的。

之前他就已经拿到了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导演工会奖、国家影评人协会奖的最佳导演、并且横扫各种影评人协会的最佳导演,一提今年的最佳导演,首先就是想到他。

阿方索·卡隆也配得上这个奖。

 

《罗马》的最特别之处,在于它虽然是导演阿方索·卡隆的一部自传体式的电影,但却并没有从《阳光灿烂的日子》、《童年往事》、《八月》那样从一个少年的视角代入整个故事,而是以家庭女仆的视角展开。

这么做的好处是,避免了那种过分的沉溺与感伤,从而让影片在独家记忆与那个混乱恢弘的时代之间取得了难得的平衡,而导演阿方索·卡隆不仅完成了对童年往事的像素级还原,更使用65mm数字黑白摄影机,在大量的广角镜头和移动镜头之间,以登峰造极的摄影创造出一种朴素的诗意。

 

 

即使观众不能完全理解这部影片和影片里的时代,依然能够随着电影镜头最大程度理解导演的个人情感,这是真正的才华。

如果不是在被所有大制片厂拒绝之后,网飞对这个没有明星出演、完全用西班牙语拍摄的匪夷所思的黑白影片项目开了绿灯,阿方索·卡隆也许根本无法完成这件了不起的事情:他拍出了一部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影片。

 

这个最佳导演奖理应属于他和站在他身后的网飞。

自从2014年,阿方索·卡隆以《地心引力》七奖横扫奥斯卡开始,墨西哥三杰(阿方索·卡隆、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陀螺导演,)已拿下了过去五届中四个最佳导演,为什么这股奥斯卡的墨西哥旋风完全没有结束的意思?

 

或许是因为:在这个太过于功利的电影世界里,这些还没有被好莱坞体系改造完成的电影人,依然是理想的孩子。

“橡皮人”贝尔都增肥36斤了,为什么还是输给了拉米·马雷克?

今年奥斯卡的男主之争是真正的王者之战。

 

五个提名者,布拉德利·库珀三次入围奥斯卡,克里斯蒂安·贝尔四提,维果·莫滕森三提卡,威廉·达福四提。

就连被挡在奥斯卡提名门槛外的《第一归正会》的伊桑·霍克也是著名的奥斯卡遗珠。

但最终领跑并夺冠的是《波西米亚狂想曲》的拉米·马雷克。

 

而唯一能对他夺奖构成威胁的“蝙蝠侠”“橡皮人”贝尔最终没能逆袭。

 

贝尔为这部电影有多拼呢?增肥36斤(另一种说法是20斤,总之是很拼了)。剃了秃头、漂了眉毛、练粗了脖子,也是相当拼了。这番努力,可为什么最后还是输了?

贝尔的表演完全没有问题。

他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好莱坞方法派演技的捍卫者,这些年从《重见天日》《致命魔术》《斗士》到《副总统》,人们一次次被他过山车一般的体重所吸引,却忽略了他用身体力行验证了章子怡在演技综艺上说的——演员的信念感。

 

改变外形不过是一种表演辅助手段。角色外形靠近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如何用表演去靠近这位美国副总统的性格、气场甚至是隐秘内心。

当贝尔的表演真正让观众理解了这位强悍到底的副总统,他的表演就赢了,无论是否赢得了奥斯卡。

 

至于在颁奖礼一路向上,爆冷拿下金球影帝后气势一时无俩的拉米·马雷克,不能说他的表演不够出色,但必须指出的是,这个奖项背后的确有两大场外因素帮忙:

一是马雷克饰演的皇后乐队主唱弗雷迪·墨丘本就是许多投票者的偶像,二是近年来好莱坞兴起的少数群体风,更何况《波西米亚狂想曲》又是一部十足的好莱坞传统传记电影的架势,平平稳稳、亦步亦趋,没有犯错可也缺乏惊喜,但正是这样的设置为凭借《黑客军团》成名的拉米·马雷克的发挥提供了足够的空间,令其成功地诠释了一位传奇人物。

 

而本届奥斯卡最大的意外,应该就是《贤妻》格伦·克罗斯影后的旁落。

 

这已经是她第七次提名奥斯卡了,所有人都在说奥斯卡欠她一个小金人。

但最终影后属于《宠儿》的奥利维亚·科尔曼。

在此之前这位实力派女演员已经拿下了威尼斯影后、英国电影学院奖、金球奖、国家影评人协会奖等影后。

她也的确把这个令人厌恶的孤独女王演得层次丰富立体,几场手撕戏,撕得荡气回肠。据说她还为本片增重32斤。

 

不是她的演技不够好,实在是格伦的表演太惊艳、太强大了,所以这个结果才格外令人意外。

 

从影45年的格伦,首度角逐奥斯卡影后的《致命诱惑》,就让她一炮而红,之后的类似《101只斑点狗》中邪恶可怕的库伊拉这样的反派角色刻画照样入木三分,这些年的她,早就拿遍金球奖、艾美奖、东尼奖和美国演员工会奖,但是入围过3次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3次最佳女主角奖的她,始终没有拿过奥斯卡。

《贤妻》中的她,她与丈夫表面上琴瑟和鸣,私底下却暗潮汹涌,不管长久的冷静压抑还是瞬间的爆发,都带出见长女性岁月的隐忍无奈,动作是戏、微表情是戏,面无表情是戏,脸上的细纹都是戏!

 

同样是落泪,她的泪中却能传递不同的情绪,有无奈的泪水,有隐忍不发的泪水,也有情绪奔涌的泪水。

她的表演生动说明了,一个好演员不是哭不出的出来的问题,而是如何哭出一个角色不同内心世界的问题。如此经典的演出,依然无法为她赢得影后。

那么奥斯卡欠她的小金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还?

超级英雄救收视?91岁奥斯卡拼收视还是做网红?

可是这些这个时代最优秀的表演者和过去一年好莱坞最好的电影,足以拯救奥斯卡每况愈下的收视吗?

在颁奖礼之前,本届奥斯卡显然启动了一场大众向圈粉之路。

但“出圈”也意味着对原有流程甚至核心价值的调整。当奥斯卡试图以“创新”之名拼收视,虽然戏很多,却免不了显出周星驰在《大内密探零零发》中落败最佳演技奖时获得的评语:演技略显浮夸。

首先是主持人风波,本届典礼原本是邀请美国喜剧男星凯文哈特主持,但由于他过去的恐同言论被起底引发争议,凯文哈特虽然公开道歉,但仍在去年12月坚持辞去主持一职。而后典礼转播单位ABC正式宣布本届将不会有正式主持人,主持工作会由每位颁奖人串场。

 

为了填上主持人缺席可能影响的收视份额,奥斯卡搬出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超级英雄”颁奖人阵容,包含《复仇者联盟》系列的“美国队长”克里斯·埃文斯、“惊奇队长”布丽·拉尔森以及“前神盾局局长”塞缪尔·杰克逊等。

 

主持人风波还只算是意外,更严重的是奥斯卡主动惹出的风波。

之前学院主席约翰·贝利宣布:往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转播时间过长,为了提高收视率,它们要将颁奖礼缩短至三小时之内,将在商业广告时段颁发四个奖项。

这四个原计划被放到广告时段颁的奖项是:最佳摄影、剪辑、化妆造型、真人短片。

结果引发了一场好莱坞盛大的抗议行动。不仅各奖项的相关工会、协会很多都提出了抗议,昆汀、李安、老马丁等近百电影人还联名发表声明要求学院收回决定。

 

 

这个阵容有多强悍呢,包括了墨西哥三杰、皮特、诺兰、德尼罗、麦克道曼、科恩兄弟、克鲁尼、维伦纽瓦、查斯坦、艾玛·斯通、裘德·洛、乔·罗素等。

抗议的发言也仿佛一出奇葩说现场。

阿方索·卡隆说的是:“影史上的杰作可存在于没有声音、没有色彩,没有故事,没有演员和没有音乐的情况下,但没有一部电影是没有摄影和剪辑而存在的。”

陀螺导演说:“我不会假设哪些奖项应该出现在奥斯卡之夜的商业广告时段,但请注意:摄影和剪辑是电影艺术的核心。并非从戏剧或文学传统中沿袭而来的:它们本身就是电影。”

在外媒和社交媒体持续围观下,学院最终发表了声明:“我们听取了成员们关于颁发奥斯卡最佳摄影、最佳真人短片、最佳剪辑、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四项大奖的反馈意见。现决定将所有类别奖项都以传统的电视形式呈现,无需剪辑。”

奥斯卡的拼收视之路似乎变成了一部打脸大戏:打算让“最佳原创歌曲”提名的五首中只有两首在颁奖礼上演唱,Lady Gaga直接放话,如果这样,自己就不会在奥斯卡上表演。好吧放弃。

新增最佳流行电影类奖项,抗议声如潮,好吧也放弃。

但这出荒诞大戏背后,终究是奥斯卡日益强烈的收视焦虑。

逼着奥斯卡出尽板斧的,是这场一年一度星光熠熠的颁奖礼收视率持续的断崖式下跌。

 

作为全球电影行业最为权威的颁奖礼之一,自2014年吸引了4370万观众之后,由ABC电视台转播的颁奖礼近年来的收视稳步下降,2018年只有2650万观众,比2017年少了20%,创下了历史新低。五年来已经差不多丢了一半观众。

虽然尽管收视率低迷,奥斯卡颁奖礼的广告倒是越卖越好,但学院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拼收视就成为了本届奥斯卡的第一任务。

可是奥斯卡收视为什么越来越差?

表面看是因为最佳影片提名中票房大片数量越来越少。

奥斯卡颁奖礼收视人数最多的年份是1998年,达5530万人次。那一年在北美大卖6.6亿美元的《泰坦尼克号》赢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11项奥斯卡奖,莱昂纳多一夜之间成为全球顶流偶像。而去年获得最佳影片奖的《水形物语》在北美的票房收入仅为5745万美元,票房收入最高的二战电影《敦刻尔克》也并非票房爆款。这似乎很可以解释颁奖礼收视的低迷。

但更复杂的背景其实藏在奥斯卡收视每况愈下广告费却水涨船高背后,是广告商都是傻子吗?

真正的原因其实就在本届奥斯卡的大赢家——网飞身上。

当电视观众快速改变的观看习惯,2019年格莱美18-49岁收视率为5.6,比去年的5.9再跌5%创下新低,2019超级碗的收视率也创下10年来的新低,所以奥斯卡颁奖礼收视率虽然下跌,依然是北美收视的强者。

所谓自救,其实更像一场传统电视收视整体水逆之下的逆流而上,但即使首部“非英语”的最佳影片出现,“超级英雄”集体登场颁奖,依然是治标不治本,既然2017年的奥斯卡史上最大乌龙都没有保证收视率,这一届同样很难。

不一定收视回春的奥斯卡,就一定失败了吗?

当一切尘埃落定,我们发现奥斯卡依然努力维持着商业和艺术脆弱的平衡。

我们都知道除去影片本身的质量之外,也还有不少场外因素,决定奥斯卡会在最后时刻出现什么样的变化,但场外因素无论怎么挪移变换,gaga都没有夺得影后,最终结果依然符合预期,少有惊喜,但这样的沉稳背后也代表着奥斯卡的稳定审美。

因为奥斯卡再需要流量和爆点,也不会放弃艺术的底线。

总体上说,今年的奥斯卡影片收成不佳,是个标准小年。但这个小年奥斯卡依然足以使许多人功成名就,背后依然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为了让《罗马》问鼎奥斯卡,网飞砸下的公关预算高达2500万-3000万美元,最终《罗马》没有拿下奥斯卡,但网飞依然是本届奥斯卡的大赢家。

 

至于《绿皮书》为什么能夺得最佳影片?因为它是今年好莱坞讲得最好的一个故事,再宏大的艺术,终究要深入人心。

 

看情况本届奥斯卡依然很难收视回暖,最近每一届颁奖季都被影迷哀叹成“小年”,但除了奥斯卡本身的成色,另一个原因或许是中国观众对奥斯卡的要求高了。从再次夺最佳男配的阿里影业到观众,大家的审美都在提升。

但这样的一个盛会,依然足以让我们进入到电影之梦里。

至于拼收视这出大戏,明年奥斯卡一定会继续演下去。没办法嘛,就算是奥斯卡,也是要在艺术和商业之间,努力讨生活的呀。

以下为完全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绿皮书》

最佳导演:阿方索·卡隆《罗马》

最佳男主角:拉米·马雷克《波西米亚狂想曲》

最佳女主角:奥利维亚·科尔曼《宠儿》

最佳男配角:马赫沙拉·阿里《绿皮书》

最佳女配角:雷吉娜·金《假若比尔街能够讲话》

最佳原创剧本:《绿皮书》

最佳改编剧本:《黑色党徒》

最佳动画长片:《蜘蛛侠:平行宇宙》

最佳纪录长片:《徒手攀岩》

最佳外语片:《罗马》(墨西哥)

最佳剪辑:《波西米亚狂想曲》

最佳摄影:《罗马》阿方索·卡隆

最佳视觉效果:《登月第一人》

最佳音响效果:《波西米亚狂想曲》

最佳音效剪辑:《波西米亚狂想曲》

最佳艺术指导:《黑豹》

最佳服装设计:《黑豹》

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副总统》

最佳配乐:《黑豹》Ludwig Goransson

最佳原创歌曲:“Shallow”《一个明星的诞生》

最佳动画短片:《包宝宝》

最佳真人短片:《皮肤》

最佳纪录短片:《句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