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传销案,下线177层:社会不应给予“受害者”超量同情

       近日,山西省晋中市祁县公安局破获一起传销案,抓获犯罪嫌疑人5名。据了解,这个犯罪团伙已发展下线层级177层,发展会员人数5043人,涉案金额7000多万元。山西省晋中市祁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教导员岳永彪说:这个地方就是祁县原来“开元盛世”的办事点,很多祁县籍参与人员就在这儿开会,组织活动,包括唱歌、听课、事后他们在下面吃饭、喝酒、聊天、喝茶拉近关系,所谓的共享经济,共同发展。(央视新闻2月25日 )

        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传销组织被端掉,可以说,国家相部门对传销的严打态势从没有放松过。但与此同时,却发现传销组织越战越勇:涉及地区越来越多,有些组织已经跨越几省,延伸到更隐蔽的地带,而规模更是越来越大,涉案金额一再刷新记录,从参与人数来看,更是增速惊人,没有最多,只有更多。

        因此有人发问,相关管理部门为何没有起到应有作用,以至传销组织成了剔不掉的社会毒瘤?但事情没那么简单,虽然相关部门的治理还存在进一步完善之处,但客观地说,这些年来相关部门对传销的打击一直都保持着高压态势,由其是跨地区的联手治理,已经打掉了不少大型团伙,并且,也实施了更先进的信息共享跟踪方式。

         所以,应当说传销组织的发展还有着另外的重要原因。从新闻中可以看出,一些被端掉的团伙,其头目有很多都是屡教不改的惯犯,他们虽然因传销被拘留过,但出来之后依然继续走这条犯罪之路,只是从一个组组跳至了另一个组织,将以前老的骗人产品换成了新的骗人产品。

        而从那些更多的下线来看,同样也是多次参与过传销,如果说他们不知道传销是个骗局,那是假话。因为他们已经参与过很多地方的传销,有相当多的人在几年内都曾主动参加过多个组织,对他们来说,这根本不是上当受骗,而是主动地上赶着参与,而这才是最可怕之处。

        另一方面,当这些人被抓住之后,总会摆出一副上当受骗的可怜相,表明自己是受了他人忽悠才走到了这样的地步。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都会误认为他们确实是纯粹的受害者,甚至因些而得到了社会的理解宽容。但其实,这都一些人死心不改的话剧,他们已经学会了利用社会的同情而洗清自己的罪责,但一转身,同样还是这些人,就会以另一副嘴脸加入另一个传销组织,而后,一旦事件败露,就会再次循环,卖弄可怜相。

        因此,对于打击传销来说,依法严惩组织头目是必须的,但这还不够,因为在传销组织当中,还存在着更多死不改悔的“受害者”,而这些人最容易骗取社会的同情,也最容易扮着可怜相钻法律的空子,但这种现象的存在,本身就不利于彻底打击传销,也起不到社会宣传与教育的正向作用。

        所以,对于严惩传销来说,社会不能给予“受害者”超量的同情,因为人们的同情已经被他们编入了剧本,在博取同情中,还会骗更多的人。传销是社会的毒瘤,因当说这么多年的宣传,已经使人们看清了它的真面目,而现在继续参与的人,就很难称为受害者,其实他们都是害人者,只是程度不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