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起诉美政府:能否打破旧有的力量平衡,形成技术分布新格局

       今天,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宣布,华为已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款违反美国宪法。“美国国会通过立法惩罚华为,且从未展示支持这些限制条款的证据,因此,华为不得不决定通过法律行动予以回应。”他强调,2019 NDAA 889条不仅阻止华为向美国客户提供服务,还损害华为的声誉,让华为失去为美国以外客户提供服务的机会。“这是对美国立法程序的滥用。”(环球网3月7日)

        无疑,这场官司一定要打,因为华为是5G时代的先行者,其一举一动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在很大程度上说,华为的行动也是在为更多的国际合作方开拓更大的市场空间。因而,从国际道义上讲,华为的举动就不仅仅是一个中国企业的行为,而是一种国际合作和大多数利益方的共有态度的表达。

        但人们最关心的还是这场官司到底能不能赢,或者还会遇到哪些障碍。从现实来看,这个担心是必要的,也是决定着华为此次长驱直入时合理使用美国政治变量的重要因素。可以说,华为的这个决定,在很大程度上突破了原有据理力争方式,而拿起了最艰难的法律武器,这当然也是对美方的一种触动。

        然而,就美国国内情况来看,华为会遇到不少阻力,因为,从立案上说,显然这种行动带有美国认为的政治性,而在这个种性质之下,美国一惯的做法就是拖字诀。换言之,对于能否顺利立案,其实已不是一个法律程序的过程,而是一个政治派别的博弈过程,因为,为了国内之争,美国也存在着力挺华为的力量,但显然,这是一种不确定的变量,今天站在华为一方,明天站在哪一方就不好说了。

        因此,华为这场官司,一开始就会置于九曲十八弯的险滩。这其中在于两党之争的动态平衡,如果特朗普一方被另一方要求做出某些妥协的时候,可以想象,他的内部并不是铁板一板,也经常出现倒戈的时候,而这时,就会发生力量对比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本身就是力量分布与分配的关键节点,做为华为来说,如遇上了这种政治节点,就完全可以动态地调整应对,但这一定是一个持久战的必要条件。

        除去美国可能的政治变化因素,而回到纯粹的法律程序上,美国的拖字诀会起到哪些具体作用呢?大家都知道,从2G时代到4G时代,不过才用了三五年时间,也就是说,技术突破的节奏越来越快,而以此为前提的话,最短仅三年的时间美国同样的企业就会完成自己的技术布局。而如果此时在立案方面,美国拖上三五年,在技术优势上就可能出现了替代者,而美国,其实就是在等替代者的出现。

          因此,对于华为这场官司到底能不能赢,也必须要从两个层面来考量,一个是态度层面上的宣示,另一个是市场层面上的突围,而两个层面之间又存在着明显的递进关系。而先不管能得到的结果是哪个层面的,就华为的举动来说,已经赢得了国际合作者的支持。因此,态度上的宣示,必然会影响到和调动起更多的有利因素,而动态平衡也会以另一种方式重新搭配组合,并显现在市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