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夸夸群”泼点冷水:廉价的夸赞,幼稚的满足,折射了什么?

——都是成年人,别在群里嗲了自己,叼个奶嘴好不好,喝水水,吃饭饭啦……

文/马进彪

        近日,各类夸夸群在网络上引发热议,不少高校的学生还建立了各自学校的夸夸群。在夸夸群内,被人夸奖是家常便饭。例如,有人提出“学习了一下午,求夸”,便会有群友夸赞称,“能抵制住外界的诱惑而认真学习,说明您是一个自制力很高的好孩子”。还有电商平台商家推出了“夸人服务”,花费20元购买服务后,便会被拉进一个群里,群里人会从长相、性格等各个方面夸赞购买服务的人。(北京青年报3月13日)

        对于年幼的孩子,家长们相信,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因为在孩子心里虽然对自身还没有完整的认知,但大人的夸赞却能满足他们被人肯定的心理需要,从而可激发孩子的上进心,增强他们克服困难的勇气,这是毫无疑问的,也是行之有效的。

        但现在的夸夸群,是社会化的成人群,不管自己做了什么事,也不管是做了多小的事,即便是给猫梳理了一下毛发,都可以方便地在群里说一下,求夸。而键盘的那一端,到底是谁,根本没有知道,只是随意地敲出一些好听的词句而已。

        但关键是,为什么而夸,键盘的那一端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因果关系,有的只是好词好句的堆砌。显然,这样的求夸,有点小题大做,而这样的夸赞,过于随心所欲。虽然被夸的人,很满足,夸赞人的人,也很满足,但这样廉价的输出与幼稚的接受,其实双方都没有任何责任感,而这能长久吗?

        人们心里都有被夸赞的需要,但对于成年人来说,这种需要中却潜含着一个价值的“提升原则”。即被夸赞的人所做的事,一定要好过以往所做的同类的事,或自己一直想做,但却从来没勇气做的事,比如学生上讲台面对全班做演讲等,这就是实现了对自己勇气的突破。

        而这个原则中还存在着一个排除性前提,那就是本该自己做的事,或身份标志性的职责与行为,都不应该属于被夸赞的范围,比如大学生完成了作业,大厨师学会了炒菜,老司机学会了看红绿灯等,因为这些都是不值得夸赞的本该完成的分内之事和职责之事。

         对于人类这种“心理自视”的高等现象,也有国外心理学家将之称为价值的“进阶原则”,换言之,就是被夸赞的人在某件事上要有阶梯式的进步,而他们虽然也需要别人的夸赞,但却排斥别人注入的水分,而只接受货真价实的对等夸赞,只有这样,被夸赞的人才会在心理上产生真正的愉悦感受。

        而对于国外的更多人来说,当然也包括中小学生在内,如果他们没有取得阶梯式的进步,就受到了别人轻而易举的夸赞,那么他们反而会认为,自己是受到了旁人的莫大讽刺,并且是一种无法释怀的极大心理负担,而这,其实就是“提升原则”或“进阶原则”得以发挥社会正向推动力的价值基础和评价氛围。

         而在当今突然火热的“夸夸群”里可以看到,大学生上课不迟到了,要求夸赞, 博士生能完成论文了,也要求夸赞,但奇怪的是,居然夸赞不断。对此,有人说这是快节奏社会里人们减压的需要,人们在社会中需要放松自己,需要社会的肯定,和来自社会的需要感,但种种的努力往往使他们不堪负重,而夸夸群正是“减压舱”的成功范例。

        然而,应当明白,对于成年人由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说,真正的减压舱根本就不会存在,因为有职责就会有压力,有目标就会不可避免地遇到压力,甚至是挫折,它如地心引力一样。只要身在社会奋斗的大潮里,永远都不会摆脱来自潮水的压力,在奋斗的过程中,唯有真正的进步,才能使自己坦然并愉悦起来。

         因此,在“夸夸群”里,廉价的夸赞与幼稚的满足,表现出的并不是可喜现像,因为它折射出了社会夸赞起点过低的潜忧,甚至,在群里,大家都躲在键盘后面有意幼稚化着自己。而如果大家总是在人为的幼稚中,给分内之事或职责之事大加夸赞,那么就会忽略真正应该该受到夸赞的人,或降低了他们的绝对值。

        因为社会夸赞的根本价值,本身就来自于它的社会稀缺性,即难以获取性,而这其中,又包含了其必要的条件性、郑重性,以及社会价值天平的公允性。而过于随意的夸赞,会使稀缺的东西大大泛化,并注满了折扣的水份,而这对社会主流价值取向会构成冲击和弱化。因此,“夸夸群”很热,里面好词好句好像什么都不缺,但缺少的就是泼点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