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这场《歌手》的排名,又是很戏剧性了,但《歌手2019》音乐审美真的出问题了吗?我反倒看到了故事的另一面。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先说排名,由于波琳娜退赛,本场突围赛变踢馆赛,陈楚生被节目组临时找来踢馆,一首原创歌曲拿下第四,这场表演多漂亮,等下说。

杨坤拿下四冠王,齐豫第二,刘欢第三。许多观众已经将杨坤作为本季歌王预定了。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吴青峰第五,声入人心第六。

最令人意外的是第七名:上场一曲《小河淌水》拿下第一名的龚琳娜,一上歌手就经历了一场排名过山车。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网评又是吵成一团。

一些网民站到了500听审的反方,为龚琳娜鸣不平。实事求是地说,这的确是又一个神级现场。鸣不平的,我赞同。

但,也有观众有话直说——“歌,就是不好听。”这句话,也对。

你可能要说了,你到底站哪头的?但我要说的是,这种矛盾恰恰证明《歌手》的独特性。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而随着常规赛的全部结束,耳帝有一种新的说法冒出来:“本季《歌手》很“无趣”,演唱平庸,选歌无聊,收视率也体现了这一点。”

有那么无趣吗?我反倒认为,这是七季《歌手》以来,原创性、音乐性和流行性把握非常漂亮的一季,豆瓣7.5的稳健评分,就是一个证明。而收视,已经不能完全证明一款节目的热度。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当《歌手》进入第七季,被质疑,就是它的宿命。

就像一个公认的音乐综艺特优生,表现好是正常,表现不好是失常,它的优秀观众已经习惯了,但创新很难。

这样的评价,会不会让你想起本季《歌手》的另一位王者歌手——刘欢?还是耳帝,点评本季刘欢的表现时用了一个词——“高开低走”。

可《歌手》真变无趣了吗?抱歉,我不同意。刘欢真的“高开低走”了吗?我更不同意!

陈楚生踢馆能成功,这不就是原创歌者的胜利吗?

一定有很多人会把本场陈楚生踢馆成功,归结为情怀的胜利。但我要纠正的是——不,这是原创的胜利。

情怀当然是有的。

之前波琳娜因伤缺席录制,被默认淘汰后。陈楚生突然成为踢馆歌手顶替空缺的时候,许多老歌迷就一片惊呼:陈楚生回湖南卫视了?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2007年,一个朋友偷偷帮他报名《快乐男生》,让这个不懂跳舞、不够娱乐,只是背着一把吉他,安安静静的站在舞台上看着其他选手表现自己的安静男生,突然一脚踏进娱乐江湖。

但当他的一首原创《有没有人告诉你》横扫乐坛,展现在他面前的原本是康庄大道。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陈楚生踢馆成功当然当之无愧,而听完这样优秀的演唱,怎么能说本季《歌手》没有原创好歌呢?

陈楚生却只是默默带着乐队在各大音乐节舞台演出,那个属于陈楚生的时代,仿佛是过去了。

当他把这一切写进歌里,就成为他再次站上这个阔别已久的舞台时,唱出的原创之作——《思念一个荒废的名字》。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标准的楚式情歌,依然是标志性的深情中带着伤感的风格,但又注入了一种前所未见的经历过人生变幻后的反思,命运的大幕下,纯净通透的嗓音仿佛将一幕幕往事揉入岁月中,那些辗转反侧的夜晚、那些意难平,都被轻轻放进歌里。

命运感、旋律性、个人纠结一样不缺,唱法既严谨,又有不失过人的情感控制,那不是失控的狂欢,而是妥帖的情怀演绎。

龚琳娜神级现场被淘汰,杨坤四冠王?这次我觉得500听审团审美没问题

我知道你们又要说什么,杨坤又第一,龚琳娜却垫底。500听审团又变“聋的传人”了?

但这一场,我挺500听审团。

龚琳娜的确交出了又一个经典现场。

将欧阳修的古诗以歌演绎,就成为这首艺术歌曲《庭院深深》。龚琳娜将诗情与柔情融于歌中,唱出深闺女子的幽怨动人。在演绎上,是完全不输上一场的,那种音乐制作上的高度,是艺术品级别的。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无论歌唱、编曲、音色、音质,那种融汇意向与情感的余音渺渺,都是精神性的。那声音 如此优雅、克制、婉转,而演唱者的心灵是盈满的,古典文学与现代音乐碰撞又交融,一切都汇入龚琳娜收放自如的清婉歌声中。

可以说这场改编龚琳娜在耗费的心力上,一定远多于早已成型的上一首,表现也不遑多让。但为什么却输了呢?真的是观众不会听吗?

在我看来,答案在于龚琳娜的选择。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她用功甚勤,用力甚深。但她的选择是站在流行的窄门上的,《歌手》这样的竞技舞台,形式还是内容?坚持自我还是讨好观众?难易是如此显然。

走窄门的人,因此更加值得尊重,但名次垫底就是与大众习惯审美逆行下的求仁得仁。

相比之下,杨坤在金志文的助阵下再拿第一,我却认为顺理成章。因为今天的杨坤,真的已经成为《歌手》舞台上最懂观众要什么的人。最重要的是,他还能给。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一束追光之下,一个浪子抱着吉他自弹自唱,闽南语娓娓道来,半生故事进入歌中。有故事的烟嗓唱出故事,形式、技艺上皆无懈可击,甚至炫目。

尤其是副歌的闽南语如同进击,一字一句唱到观众的泪点上,金志文的吉他solo如滚油入锅,让现场气氛渐至高潮!《浪子回头》唱出这个人情淡薄世界的情义无价,无论音乐本身、还是音乐背后的故事、情怀,都是观众想要的,杨坤一旦控油成功,唱功自然无可挑剔,这样的表演,胜出有什么奇怪的吗?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音乐从来不只一种答案。

见高低的,不是龚琳娜的《庭院深深》和杨坤的《浪子回头》,而是他们本场在节目规则下的演绎,以《歌手》竞技的标准而言,杨坤的胜出,并没有疑问。

《歌手》变无趣了吗?刘欢“高开低走”?我都不同意!

但常规赛比到现在,我也知道对《歌手》最大的质疑是什么——无趣。

很多人都在说,这季《歌手》的歌,不好听。真是这样的吗?第七季的红歌,的确没有过去任何一季多,旋律性也是最差。我都认。

但,这就是《歌手》的不好么?

耳帝的质疑是,说的是原创季,结果歌手们都在唱自己的冷门老歌,“结果比翻唱更陈旧,完全与主打原创的初衷背道而驰”。

“ 唱歌综艺最适合的方式是以个性化的演绎与改编去呈现一个大众化的作品,但这季恰好相反,是以常规化的演绎去呈现自我甚至冷门作品,既不新鲜,还很陌生。”

说的对吗?有道理。但,不是故事的全部。

歌手真的只是在改编自己的老歌?但杨坤唱红了《长子》,陈楚生带来了自己的原创,原创性和大众性之间,原本有着巨大张力,当《歌手》选择将原创作为本季的突破口,也注定遭遇其他任何一档音乐综艺不曾面对的难题。

但我不认为本季《歌手》真的交出了一份糟糕的答卷。

本季《歌手》好在哪里?说说刘欢。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说刘欢干嘛?不仅是因为按照耳帝的说法,刘欢的音乐老了,看原话——“然而刘欢,那个曾在八九十年代具有巨大号召,能代表最广大人民审美与传唱度的国民歌手,如今是早已不需要这种全民认同与群众的喜闻乐见。”

这段话,我首先完全不能赞同。

更重要的是,刘欢在本季《歌手》的辗转腾挪,某种意义上也代表了《歌手》本身的困惑与突破。

这一场刘欢唱的是木心先生诗作作曲的作品《从前慢》。必须说刘欢唱这首歌,真恰到好处。歌曲里朴实无华的沉稳,化作刘欢悠扬通透的歌声,刘欢唱得不急不慌,仿佛整个世界也随着歌声缓慢下来,往事如歌,纸短情长,刘欢带给这首歌的,是一种穿越时光的沉甸甸的生命厚重感。

这样的演绎,不再是群众的喜闻乐见了吗?我是无法同意的。

这一季刘欢的选歌,既有《夜》这样大气磅礴的史诗,有冷门,也有《好汉歌+沧海一声笑》式的大众歌。

这其中确实有名次起伏,有辗转,有对名次做出考量,但我从不认为是刘欢已经失去了对时代音乐审美的洞察。

他只是在努力寻找——在《歌手》竞演的现实环境中,能够给观众的最好的东西。

一个殿堂级艺术家,为了一个综艺节目的名次在音乐性和竞技性之间反复辗转,算不算没有逼格?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老实说,我恰恰欣赏的是这种真实的用心——

哪个老牌歌手上节目不担心被淘汰呢?但重要的是在排名的基础上,唱出尽可能多的好歌。这就是气度。

本场的一个花絮是:场上完美发挥的刘欢,被李锐爆出其实近期才做完微创手术。刘欢曾经说:音乐很大,我很小,我这些小事不值得惊动音乐!他是真的做到了。

你可能会说,音乐过气就是过气了,打什么悲情牌?

但这个真正的艺术家,是真的用生命在认真唱每一首歌,这种努力不仅是可敬的,也能看出一股努力的迷人。

而刘欢在做的,何尝不是《歌手》在做的呢?

整个华语乐坛的好歌快要被音乐综艺唱完了,这不是《歌手》的问题,而是整个华语乐坛原创极度萎靡的问题,但《歌手》只能面对它。

要克服七年之痒,就要为华语音乐发出光芒。

难吗?肯定难。但只有在《歌手》的舞台上,我们才能听到青峰那做唱片式样的精致唱法。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才能看到杨坤是如何一步步用自己选歌与改编上的用心,打败油腻指控。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才能看见齐豫那种高度艺术性的演绎与坚持,也才能看到带病上阵的刘欢,如何在音乐性和竞技性之间找到平衡。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也只有在这个舞台,陈楚生才能用一首原创让观众记起那个从未被荒废的名字。

可能很多人感觉无趣且老套,但这份无趣、老套背后的海纳百川和对音乐的执念,才是节目中最迷人的地方。

别因为“老套”掉头就走。因为华语流行音乐顺流逆流的宿命下,任何螳臂当车的努力,哪怕闪耀出的一丝微光,都值得被正视。

陈楚生踢馆成功,龚琳娜却意外垫底?但这次我要力挺《歌手》审美!

 

所以,说《歌手》变无趣了?说刘欢“高开低走”?我都不同意!这次我要力挺的《歌手》审美是:在一个抖音时代顺流而下很容易的时代里,偏要逆流而上。

谁能说这样为华语音乐而固执的节目,没审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