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园”门楼被爆破:从牡丹江“曹园”到秦岭别墅,还有多少可以重来

        27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违建“曹园”门楼被爆破拆除。记者26日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获悉,牡丹江“曹园”违建问题初步查明,涉事企业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存在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等行为。牡丹江市责成涉事企业即日起开始自行拆除违建。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召开两次专题会议进行研究部署,迅速成立督查组到牡丹江市开展督查,牡丹江市委市政府成立专项调查组开展调查工作。(新浪新闻3月28日)

        在相关部门的重视下,“曹园”的背景很快被查清,而最终的结果也并不令感到意外,那就是拆除。但对于这样的结果来说,却又让人感到太多的曾似相识,最近的一起,就是秦岭深处的那栋“世外桃源”别墅,这别墅里什么都有,但最能显示主人身份的,并不是那几百件古董和文物,而是那些五百多年树龄的古树。

        当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到北京天坛公园参观,看到那里的参天古树,感慨颇深,他意味深长并略带遗憾地说:“天坛的所有建筑我们都可以仿造,但这些古树我们是仿造不了的”。然而,对于秦岭这栋别墅的主人来说,尼克松所说的这些根本不算难事,这个别墅主人通过“私人订制”,国家级古树依然可以花钱办到。最终,这个别墅也是被拆了,之所以将它称为“世外桃源”,是因为它根本不受社会法规的制约。

        而这一次,牡丹江市出现的违建“曹园”,其实也是一个曾经的“世外桃源”,从它占地开始就是违法的影子,而随后大量的砍伐树木、削山造地、挖地造湖,都处于得大自在的状态,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天老大,他老二。可以说,在这个大兴土木的过程中,没有相关部门干预过,因而对于别墅的主人来说,无法无天的逍遥状态,无异于身处“世外桃源”。

        由此可以看出,今天牡丹江市“曹园”的结局,与之前秦岭那栋别墅的结局一模一样,都是要被坚决的拆掉。然而,对于这两个违法建筑来说,虽然相隔千里之遥,但却都有着相同的“坐胎”经历,两个当地的特别人物,建起了两个特别的建筑,而在这之前,他们的建筑物也都在两地隔离于社会法规的世外桃源。

        两地的两个结果,竟是如此的相同,两地的两个特别人物的“坐胎”过程更是惊人的相同,而这其中是否本身就存在着有迹可寻的规律性问题?从后续的深度报道中可以看到这样的过程:2006年黑龙江超越森林公园有限责任公司申报了森林综合保护及观赏项目,取得了2.7667公顷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2009年11月,黑龙江省文化厅批复同意筹建黑龙江曹园博物馆。2012年12月,《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总体规划》获得省级批复,牡丹江市予以支持并列入工作计划。涉事企业在未取得合法手续的情况下,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2006年至2018年,共违法采伐林木1416立方米,违法占用林地19.05公顷,违法建筑面积9492平方米。因此人们不禁要问一问,其它诸多地方是否也会冒出这样的特殊违建,或也在正在“坐胎”过程中?显然,我们无法肯定的问题,也意味着是我们无法否定的问题。

        “曹园”的门楼和里面的违建部分都会被拆除,如果就个案来说,这马上就该是个最终的结果。然而并不该这么简单乐观地看待问题,因为从这两个典型事件中,透露出的是某种跨时空的特别现象,虽然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发生在多年之前,但问题还在延续着。而人们看到一个接一个地曝出同类问题,已经在社会心理层面产生了接收疲劳,由其是对于这种相同的结果——拆除,并不能感到欣慰。

         而社会心理层面到底需要怎样的欣慰呢?显然,社会心理的需要既包括已经实现的部分,也包括对未来的期待部分,而在这其中,已经实现的部分,很快就会成为心理过往,只有那些期待的部分才会常留心头。因而如果是停留于发现一个拆除一个的重复之中,就不能给社会的期待心理带来满足,因为这说明一切的驱动其实都显现出了某种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