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涨价:犹如勇敢地选择了“安乐死”

文/马进彪

  近日,小蓝单车计费规则调整。新的计费规则显示,骑行起步价为15分钟1元;时长费调整为每15分钟0.5元,而此前费用为每小时1元。此次提价只针对北京,其他地区不受影响。就在人们猜测其他单车会不会跟进涨价时,3月29日,摩拜单车也更新了计费规则。宣布自4月8日起,北京地区单车起步价调整为1元/15分钟;时长费调整为0.5元/15分钟。该规则仅在北京地区执行,其他城市不受影响。1个小时的骑行此前用户需付费2元,新的计费规则执行后需付2.5元,和调价后的小蓝单车保持一致。(3月30日中国新闻网)

        对于这几家共享单车来说,昔日的辉煌已成过眼云烟,他们衰败的速度之快,与当初的烧钱速度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而他们的辉煌,已成落日余晖,来不及与市场说声再见,就已经走上了来时的路上。

        自从他们之中的第一家大面积出现押金无法退还问题以后,其它几家这个问题也没能隐藏多久,继而接二连三地曝出同类问题。但这并不是谁给他们排的队,而是他们自己挤出来的队形,因为谁先发高烧,谁就有可能最先治愈,所以,这一字排开的队形,是他们做出的最后的想治病的姿态。 

        而另一方面,这几家共享单车的破败之像,也已在各大城市的角落里堆积着,并以各种形式绽放着“锈之花”,从当初一堆的几十辆,到后来一堆的几百辆,再到后来的一堆上千辆;从开始规范的人工般动,到后来的花钱雇人随便扔堆,再到最后的大铲车堆积废铁。城市的角落里,就是它们活着的坟场。

        说到此,大趋势已经非常清晰,那就是市场容不下这么多公司,不管这些公司当初制作的市场回馈大数据图表,以及漂亮PPT是多么的绚烂,都无法粉饰这样的烂局。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脸上的粉脂大块脱落,而其中的原因就在于,他们将营养机体的钱全都花在了粉脂上,而失去了营养供给的脸,无论如何也无力挂住这些厚重的粉脂。

       不管对于任何企业来说,总体上讲,市场都是无限的,因为市场是可以开发创造和崔生的。然而,在一定的时期内,市场却又一定是有限的,或者说是极其有限的,因为市场的无限性是个生长过程,而在短短时间内,即便是早熟的婴儿,也不可能生长出成年人那样可以负重的骨骼。

        无处不在的单车坟场,以郑重萧索的方式告诉应当知道这一切的人:目前的市场没有想像的那么大,要想生存,就必须先要有人死亡;这也犹如不想现身的老船长在说:没淡水了,没食物了,必须要有人献出自己的一切。

        而今,共享单车涨价,当然没问题,与其痛苦地活着,不如早一些做个了断,与其跪着活下去,不如有尊严地面向死亡。其实,一些共享单车,勇敢地选择涨价,也就是勇敢地选择了一种死亡的方式,即安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