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院长单霁翔退休:文创产品从“起步停车”到“换挡上路”还有多远

       4月8日,执掌故宫博物院7年的院长单霁翔退休,继任者为原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单霁翔在任这些年,故宫批量诞生“网红”。从文物修复师王津,到故宫文创、口红,再到文化活动“上元之夜”等等,故宫屡屡在互联网上掀起波澜。而正如故宫内部人士所言,单霁翔本身成了故宫最大的“网红”。(新京报4月8日)

        单霁翔的退休,虽然是年龄到了,但在故宫大红大紫的背景下,也是一种巧合的功成身退。故宫能成为网红,其实还真有些让人感到意外,虽然故宫里面都是国宝,但在当今语境下,国宝并不一定成为网红的要素,就像很多鉴宝类节目,受众极小,很难成为网红。

        而单霁翔能让故宫成为网红,其本身也是一种商业策划的结果,虽然故宫的文创产品都尽量地溶入了文化元素,所以称之为“文创”,但从目前产品的文化含量上来看,不得不说只能算是起步阶段,因为这些所谓的文创产品,大多还都停留在生产诸如冰箱贴、水杯、笔记本、小挂件等的阶段。

        因而在这种情况下,从“起步”到“上路”,还不能称为同一个概念,显然,在这个时候单霁翔退休,不可避免地会对故宫文创产品的未来方向带来一定的变数。虽然故宫文创发展到今天的程度并不完全是单霁翔的功劳,但作为院长,他的思路当然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王旭东将接任故宫院长,但人们并不希望只是一种状态的延续,而是希望他有更多的新思路,因为文创产品本身就有抹不去的市场属性,不管它叫什么名字,最终都是商品,并一定要符合市场的深度需求,显然,这不是仅靠口红、冰箱贴、水杯就能完成的历程。

        因此,故宫的文创开发能否从起步停车到换挡上路,并不是靠不确定的网红周期所有订制的。王旭东接任之后在这方面能做些什么,现在还没有公开表态,但做为文创产品的消费者应当明白,“文创”的过程其实很艰难,这并不是网红的概念。

        所以,故宫文创的发展,并不能靠一任或两任院长来完成,他们只是起了个好头,而后续的事,则需要按市场规律来办,而不是靠一时一事的网红思路。不管是退休的单霁翔,还是接任的王旭东,其实都是在文创践行的过程之中,即“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