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入园难:家长的焦虑源于“不患寡而患不均”

——教育资源过度集中,对孩子意味着不公平

        现在的家长,真不容易,除了要为孩的吃喝拉撒睡操心之外,还要为孩子各阶段上学之事操心。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教育孩子的“起跑线”经家长们的共同折腾,已经一提前再提前,从小学前移到了幼儿园。

        但战线向前推移,家长就要提前谋划,而如果是到了每年的四月才想起这个事,那就已经晚了。因为现在幼儿园招生基本上都是按照户籍所在地实施,有的家长为了孩子能上好一些的幼儿园,在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就想好了要在哪买处房产,至少要在四月份之前安排妥户籍的事,为的就是先排好队占好坑。         

        在北京的一些地方,就因为周边有好幼儿园和学校,房价就高到了天上。最牛的时候,一条两平方的过道加一个假门,就能卖到二百万以上,过道再小,也算是学区房,即使这样,也还是有很多家长拎着猪头找不到庙门。

        但是,现在的家长为何要在幼儿园上花费如此大的心思呢?有家长说,是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有的说是为了给孩子找个“孟母三迁”那样的好环境。这样的说法都是对的,但其实也都是最表面的自我解读而已。

        因为这背后的问题,本质上还是人们思维上“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问题。总量资源过度集中于一起,本身就造成了学生选择的两极分化,而提前反映到家长的意识中,就会使家长在心理层面产生一定要赶上“社会平均资源值”的心理目标,否则,就会在内心深处产生“吃亏”感觉。

        而也正是因为怕这种吃亏,家长才会为孩子上幼儿园的事费尽心思。在一个社会里,犹其又是在同等问题之中,人们的心理意识总会是现实情况的基本画像,同时,家长也在接受着周边一切的心理暗示,综合形成了这样的共性问题,并相互交织着,彼此影响着。

        因而,要解决家长们普遍存在的孩子入托或入学焦虑症的问题,并不取决于幼儿园和学校总量的大幅增加,而在于国家通过政策导向,将过于集中的教育资源,尽可能均衡地分布到所有学生都能共享的地方,让孩子们充分享有社会发展中的起点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