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远一年失去三位亲人师长皆大师:明天,谁能为相声攒底?

  “大大,您一路走好。”这已经是常远今年第三次为亲人师长写下这样的字句。

  

  他送走的前两位,是爷爷常宝华、师傅师胜杰。这一次是他的叔叔、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常贵田。

  

  常宝华先生是今年9月份去世的,师胜杰先生也于今年9月28日去世。11月30日凌晨,常贵田也因病去世,享年76岁。

  相声演员高峰微博哀悼说:唉,这叫什么事啊这叫!2018赶紧过去吧!

  

  这恐怕,也是相声迷共同的心声。

  大山说:一年以来已有四位相识和敬佩的相声前辈离我们而去了:丁广泉、常宝华、师胜杰、常贵田。

  在这份名单后面,恐怕还要加上张文霞、谢天顺、吴兆南。在这个群星陨落的文娱界“伤年“里,相声界显然是重灾区,而相声世家常家又是重灾区里的重灾区。

  常贵田是常氏相声第三代的代表人物,《喇叭声声》《动力研究》《祝你成功》都曾风靡一时。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相声在电视舞台最光彩四射的时代,他与马季、姜昆、牛群、冯巩、笑林、师胜杰等相声艺术家带给了一代人无数笑声。

  

  而随着2018年间常宝华和常贵田这对叔侄相声艺术家的先后去世,他俩合说的《帽子工厂》就从此成为绝唱。

  艺术本是如此,一代人来,一代人去,人走了,手艺还在,艺术常青。

  

  但当相声大师在2018年一位接一位逝去,谁来扛起未来的大旗?

  违背父愿说相声的常氏相声第三代代表人物

  常贵田本不该说相声的,因为父亲不准。

  但生在常家,又是天生这块料,常贵田这辈子这张嘴哪能不说相声?

  常家第一代代表人物常连安是与张寿臣齐名的相声大师,单口相声是当世一绝,又擅长变戏法说相声,这门绝活放到今天,应该可以轻松横扫各类热衷跨界的喜剧综艺冠军。

  但常连安在相声界公认最大的贡献是在北京创办了“启明茶社”。

  在当时就是为相声艺人找块说相声的地方而已,但却从此将相声从街头变成了室内剧场。今天当电视相声渐渐落寞,剧场相声重新被拾起,别忘了祖师爷常连安。

  常家公认的天才“小蘑菇”常宝堃5岁登台说相声,18岁开始组团发展,“说、学、逗、唱”样样精通。只可惜这位和侯宝林、马三立一样开一代风气之先的大师级人物,1951年主动要求参加赴朝慰问团,结果牺牲在抗美援朝前线,被追认为烈士。

  小蘑菇不在了,常宝华扛起了常家第二代的大旗,在1985年曾被评为全国十大笑星,常家曾与他搭伙说相声的,就是常贵田。

  

  当年他父亲常宝堃是希望他好好念书上大学,反对他说相声的。

  可是常贵田幼年在家族里偶尔沾了点相声这口气,便注定了这辈子忘不了相声。

  天津解放后,父亲让他继续上学,别说相声,可父亲早逝,母亲见他学艺心切,在他12岁时让他拜父亲生前的搭档赵佩茹为师,一边学徒一边读书。

  高中毕业后,他经四叔常宝华介绍考进海政文工团,就这么继承了父业。

  

  作为逗哏演员,常贵田可谓完整继承发扬了常派相声流派的特点,他的相声原创力强,表演流畅活泼,台风潇洒大气,语言生动自然,尤其善于和观众交流。

  而他“现挂”的艺术特长,又是在一线练成的。

  常贵田有个玩笑式的顺口溜:哪里有战斗和灾难,哪里就有解放军;哪里有解放军哪里就有慰问团;哪里有慰问团,哪里就有常贵田。

  从参军起,国内大事他都没拉下,每次都在前线说相声。

  下基层慰问演出,经常事先来不及充分准备,必须要根据现场情况现编现演,结果就这么逼出了他“现挂”的艺术特长。

  这个违背了父亲初衷的相声小子,就这么成为了相声大叔,也扛起了常家的相声大旗。直到现在才卸下包袱。

  郭德纲失去引师和代师,常远失去三位亲长,这一年我们送走多少相声大师?

  可现在的问题是,谁接过常家相声第三代的包袱,继续为观众抖包袱?

  很多观众在常宝华先生的悼会上就觉察出不对了,因为没有见到常贵田先生。那时候常贵田先生已住院治疗。

  这一年,相声大家真是一个接一个离开。

  一个相声界的典故是,当年郭德纲向侯耀文拜师的时候,除了正统的师父以外,到场参与拜师仪式的还有另外三位师父,他们就是被相声业内人士称之为“引保代”的三师,常贵田是郭德纲的引师,石富宽是保师,师胜杰是代师。

  仅仅2018年一年,常远失去了三位亲友师长,郭德纲则失去了引师和代师。

  

  今年4月份,常贵田还专程去无锡看望师胜杰,那时的师胜杰已经和癌症抗争了很久,面容憔悴疲惫。

  

  但两位相声艺术家一见面就相拥而泣,一直十指紧扣。常贵田对师胜杰说:要是再不来看你,咱哥俩就见不到了!

  

  还有网友回忆过常贵田和常宝华的故事。

  “虽然因为心脏病住院,但还是很热情的接待了我。我还记得常先生手上因为埋管打吊瓶肿得很厉害,人也消瘦了很多。但是依然饶有兴趣的跟我讲述了很多他和相声的故事,并且答应出院后一定去参加节目。录制那天常老师拒绝了节目组派车接送,自己坐车早早来到现场,还记得当时他和常宝华老先生在节目组的化妆间认真的商量表演内容,一字一句的,一个包袱一个包袱的仔细揣摩,颇为感慨!”

  师胜杰大徒弟刘彤分享了一组七月份在北京录制节目的合影并配文:七月七日中央电视台“向经典致敬”节目我师父专辑您老哥俩同在,四个月后你们天堂重逢了,师伯一路走好。

  

  如今,常宝华、师胜杰、常贵田几位先生,都去天堂说相声了。

  明天,谁为相声攒底?

  相声大叔的称号是姜昆告诉大家的。

  先生去世后,有媒体第一时间联系到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姜昆通过短信的方式发来悼文,其中写道:“常贵田先生是常氏家族相声艺术的传承人,是中国相声艺术的守护者。常贵田老师为人谦逊和敏而好学的人品,艺术界尽知。我们都尊称他‘相声大叔’,大叔一路走好,常贵田先生千古。”

  相声大叔这一走,昔日他和常宝华叔侄同台的诙谐场景就此成了绝唱。

  

  这一叔一侄,虽然都是常远相声路上的引路人,但在常远心中,对前者是又怕又爱,他说:“我其实是挺喜欢在舞台上演出的,只是不喜欢跟爷爷一起演,压力太大了。”

  

  但常贵田对于常远转行做舞台喜剧,更多的是理解:“常远怎么发展,不必我多说,他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也会帮助他提点意见,让他更符合大众的审美。今天他做的一切,在我看来也是一个传承和发展。”

  但到了今天,相声如何传承和发展,已经成为了相声界的老问题。

  今年以来,每当老相声艺术家离去,都会引发一波怀旧与反思——“相声在这个时代怎么说下去?”

  

  冯巩曾说过,只要是和台下观众有互动的就算相声,而不和观众交流,以扮演角色为主的称为小品。但这个时代,艺术的界限早被打破了。

  大量的网络段子、抖音表演,都在压缩相声的市场边界,当“笑”变得触手可及,相声这门艺术,还能不能光靠说学逗唱?

  但如果相声跳出传统,大量借鉴网络文化甚至是网络段子,相声还是相声吗?

  马季生前曾大胆预测相声未来可能会变成脱口秀,某种意义上说,先生有先见之明。

  可最大的问题还不止是相声这么艺术形式的更迭,还包括相声人才的青黄不接。

  回到相声黄金时代,马三立、侯宝林、常宝堃、马季、常宝华、姜昆、冯巩等一代代相声大师,不断带着这门艺术往前走,但如今的相声,还有多少大师呢?

  相比出色的相声段子,倒是新一代相声明星们的绯闻和手撕大戏频频占据热搜头条,可这跟相声有关系吗?

  老舍五十多年前说给相声的一句话,今天那些善于制造相声界手撕大戏和绯闻的明星应该听一听,“希望他们都抖擞精神,多创作、多表演有教育价值的新段子,使相声不折不扣地变成人民所喜爱的艺术。”

  千条江河归大海,能把观众说笑了是一代代相声艺人共同的追求。“相声讲究说学逗唱”这种老梗,相声艺人可能都不记得说了多少回。同一个笑料反复使用,观众也笑,但这笑渐渐变得疲惫,而新一代的相声呢,还没让观众大笑出来。

  常先生的《帽子工厂》之所以了不起,就是因为这段相声不仅有趣,还有意义,笑着讽刺了很多东西,最后还让观众在笑声中完成了对一个时代的回顾,这才是真正的相声。

  

  这样的相声,今天还有吗?

  2018年失去了三位亲友师长的常远蘸着相声的养料长成了优秀的喜剧人,可他也不说相声了。那么常家相声以后靠谁传承下去?

  某种意义上,常贵田及其常家的家族艺术命运,又成为了相声艺术的一个命运投影。

  10月2日的时候,常远发了这样一条微博:都走了,以后还有谁能攒底。

  

  大师们的逝去,终究倒逼着我们去回答那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明天,我们听谁说相声?明天,谁为我们说相声?明天,谁能为相声攒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