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公交司机与乘客互殴:补足职业短板,比安装防护栏更重要

——互殴频繁出现,折射职业素养短板

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还让人心有余悸。1128日,贵州毕节又上演了惊险一幕:乘客与公交司机互殴导致车辆失控,而此时,大巴正好也在一座桥上。一名女乘客因与公交司机发生争执,竟直接给了司机一记耳光,不甘示弱的公交司机回手还击后,又猛打了一下方向盘,导致公交车失控,撞向路牙,所幸的是没有冲出桥面、坠入河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四川日报122日)

自从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之后,社会围绕公交安全提出了很多设想,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两点。一是给公交司机的位置安装防护栏,使司机与乘客完全隔离,从而避免双方的体身接触,以此来保证行车安全。二是倡导其他乘客在关键时该挺身而出,谁都不当看客,以自己的身体力行保证司机不受干扰,也就等于保证了全车人的安全。

应当说,这两点都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也可以看出,这两点隐含的前提,是建立在司机完全被动的情况下,换言之,这种前提是将司机看成了没有任何主观能动性的被动一方。同时,言外之意也是将司机当成了应当受全体乘客保护的唯一主体,似乎一切都要以司机的安全为全盘出发点,但是,这种前提的设置本身就有问题,它存在着主体责任的错位。

因为乘客购票上车之后,就与公交公司形成了法定的服务契约关系,而此时,保证全车人的安全就是契约关系的重中之重,此时的公交司机,就是这种契约关系的第一履行人,他代表的既是公交公司委托的职责,也代表着所有乘客郑重的安全诉求,他岗位的根本责任,就是在履行与乘客的契约关系中,保证全车人的安全,这种责任,没有之一,只有全部,这是岗位职责与契约关系早已决定的事角色。

因此,不管是那起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还是这起毕节公交车辆失控事件,社会都应当心平气和地将焦点拉回到社会契约关系的履责中来。虽然这些司机被殴,应当得到社会的同情,甚至更可以得到社会的捐助,但这是出于对普通人的普遍尊重和保护。

然而,从司机撒开方向盘与乘客互殴的那个节点开始,对司机的行为也就失去了同情的意义,因为,此时司机撒开的也是与全车乘客之间保证行车安全的契约关系,显然,这是一种责任的放弃。

因此,对于给公交司机的位置安装防护栏的说法,和倡导其他乘客在关键时该挺身而出的说法,虽然都会产生一定的作用,但是,从公交司机职业责任角度来说,这两点都无法代替公交司机自身的职业责任感。同时,公交司机的职责并不应当是被动的,而应当是充满着主观能动性。

当发生意外情况时,马上停车,这也是公交司机应有的职业化举动,甚至应当成为下意识的职业反应,而如果没有停车,就与乘客发生争执,这就是失责。作为此时的司机来说,无论有着千般的个人理由,但与全车人的生命安全相比,任何理由都不可能确立于契约关系的责任中,和岗位目标的行为中。

因此,从最近集中发生的几起公交安全事件来看,公交公司对司机的职业教育与职业培训,还存在着诸多短板,而补足这些短板,比安装防护栏更有长远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