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式老赖”黄淑芬胜诉:赵勇的失利,在于起诉方向的失误

——“教科书式老赖”黄淑芬胜诉:赵勇的失利,在于起诉方向的硬伤

近日,备受热议的“教科书式老赖”一案又有新进展。因“老赖”出资其女名下房产,受害人儿子将“老赖”及“老赖”女儿告上法庭。125日,河北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对“教科书式老赖”财产分割案一审宣判,驳回原告赵勇主张涉案房产的诉讼请求,判决“老赖”黄淑芬对涉案财产确有出资,但房产不归其个人所有。对此,赵勇表示,未来不排除上诉的可能,具体情况将与律师一同商议。而黄淑芬方也表示,将开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北青网127日)

也许我们必须承认,道德层面的一切,很难左右法律的结果,从这个案子中可以看出,社会的同情,几乎完全站到了赵勇一方,而这样结果显然不是人们愿意看到的结局。首先,这在人们的是与非观念上产生了很大的落差,其次,法律的严谨性让人们明白,一切还都是证据说了算。

从这个案子的法律层面可以看出,赵勇的诉求焦点,在于从法律上判定黄淑芬其女名下房产属于黄淑芬,从而赵勇也就会在这个房产的所有权中实现自己的合法权益。从一般的法律路径上来说,这是一条可以走通的路,而在这个案子中,为何却没有走通呢?

其实,从赵勇起诉的时候,思路上就存在着硬伤,因为案中所提到的房产,黄淑芬确有出资,但这并不能完全确定她就是所有人,而对于这个关键节点,赵勇希望法律判定黄淑芬就是所有人,最关键的是,赵勇将起诉的思路设定在了“非法转移资产”方面,而如果这个关键点做实了,赵勇也就取得了主动权。

但是,“非法转移资产”根本不能成立,因为这起交通事故的发生,是在黄淑芬与女儿合买房产之后,也就是说,在时间逻辑上黄淑芬不可能有“先见之明”,因而,赵勇提出的“非法转移资产”从法律上是不可能得到支持的,换言之,赵勇的这种局限性思路,在法律上是不可能取得逻辑认可的。

因此,如果按着这个思路打这场官司,赵勇依就没有把握。因而也可以说,赵勇的失利在于起诉思路方向的失误。在当初起诉时,赵勇可以将这个思路当成其中的一个方向,但同时,还必须有其它的方向,即目标还可以指向黄淑芬除房产以外的其它名下财产,这样双管齐下,或多管齐下,才有可能取得辗转腾挪的最大空间,而孤立地将将起诉方定在了“非法转移资产”上,显然是一个早已存在的方向性硬伤。

但好在这样的结果只是一审,这也意味着后续起诉方向调整的可能性,但方向的调整,必须可以形成新的证据链条才行,显然这是一个难点,而对于赵勇的律师来说,这会有更大的难度,不仅需要全盘思路的更新,更要的发现新的证据,建立起新的证据链,和切实可行的法律逻辑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