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引丽“扔国旗”:奏国歌升国旗,难道不是爱国吗?

——如果没人送国旗,颁奖台上,奏国歌升国旗,难道不是爱国吗?

——“扔国旗”事件:如果绊倒了国外运动员,是该用比赛规则来裁判?还是该用爱国标准来衡量?

苏州(太湖)马拉松比赛,本是国内马拉松圈的一件大事。但谁也没有想到,当天上午女子组终点前发生的一幕,却引发一场突如其来的全民辩论。18日上午,ID名为“四川魏静”的微博用户在网络上发布一则带有“马拉松乱象”标签的视频,直指当天参加比赛的中国选手何引丽将志愿者递来的“国旗揉成一团抛弃在地后绝尘而去”视频发出后,很快引发关注。社交媒体上不少网友对何引丽“扔国旗”的行为表达了不满。(参考消息1119日)

从视频可以看到,何引丽“扔国旗”的举动是发生在距终点不远的地方,而经过全程的鏖战,不管是哪位运动员,此时的体能都已达到了极限,大家都是在咬牙坚持,哪怕是再小的负重都会影响最后的冲刺,有时第一名与第二名之间往往仅差几毫秒而已,而此时,国旗产生的风阻力量,一定会使何引丽速度有所减慢。

另外,何引丽在手接国旗的时候,也要降低一定的速度,而接到国旗之后,不但加大了风阻系数,最重要的是,何引丽还要重新加速,这犹如汽车在别人冲刺的时候,自己却还要重新换挡,可想而知,要调整到之前的速度,要付出极大的体力消耗。因而,此时的“扔国旗”,根本就不该叫扔,而是为了摆脱不必要的物理负重。

而对于“扔国旗”事件,不少人表达了不满,说何引丽不爱国。但任何事情都有它特定的背景。首先应当明白,这是一场体育赛事,它有自身的规则,说得简单一点,那规则就是体育精神决定的规则。因此,任何与体育精神不符的举动,对运动员来说都构成了干扰,当然这本身更是对赛事规则的违背,而对于运动员来说,当然可以以自身的举动摆脱这种干扰,这与是否爱国无关。

而再换这个角度设想一下,如果说当时送国旗的人,不小心绊倒了旁边的那位埃塞俄比亚运动员,那么这样的结果,是该用赛事规则来裁判?还是该用爱国的标准来衡量?显然,这是一个滑稽的问题。允许进入跑道送国旗,这本身就与体育比赛规则不符,因为允许了这样的举动,就可能会有人恶意利用,显然,这是主办方不应设置的环节。

因此,既然是体育赛事,那就要用赛事规则作为唯一的衡量标尺。而说起爱国,如果当时没有人给何引丽送国旗,而是让她以惯性的速度跑到终点,并顺利取得冠军,在她离开跑道之后,在万众瞩目之下,走上颁奖台,那时,奏起国歌,升起国旗,难道不是更有力的爱国吗?
 


“花总”丢了金箍棒,但管理部门丢掉的是什么呢?

近日,微博用户“花总丢了金箍棒”揭露了十余家五星级酒店的卫生问题,1149秒的视频,却引发了公众极大的关注。18日,“花总”在厦门接受记者采访,详述视频曝光初衷和当前事态进展。“花总”表示,他因一时之愤向五星级酒店开炮,但他不知如何收场,有“捅了马蜂窝”之后的手足无措。随着事态发展的不可控,他被一些酒店列入黑名单,近日他已经返回家中。他也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将是什么。(广州日报1119日)

“花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面对巨大的压力,已经心无余力,而此时的担心,却是对将来更多的无法预测,其中最让他感到无力的是,以后再住酒店的时候,是否会受到隐形的限制,而即使住进了酒店,是否也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可想而知,当这次刷屏事件冷却之后,社会大多数人不一定能记得“花总”是谁,但有一部分人却一定会记得,那就是被曝酒店的管理者们。对于被曝酒店的管理者们来说,“花总”是一系列麻烦的制造者,而且,这个麻烦的制造者又是普通人一个,那么,事件冷却之后,不治他治谁?

因而“花总”这样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一定会留在酒店的“黑名单”上,所以他的担心是现实的,甚至是近在咫尺的。但是,对于一个社会来说,“花总”承受了这样的担心,却是极不正常的现象,甚至,这是一种现实带给“花总”的心态扭曲。

因为是“花总”揭开了一些酒店不为人知的不正常一面,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就是一个行业进步的推进者,他不但可以心安理得地享有普通人一样的安心,而且还有资格享有更受尊敬的待遇。因为他的举动,本身就是对这个行业提供了最缺乏的第一手资料,而相反,最应当感到不安的人,应当是这些酒店的管理者才对,因为这些酒店的管理者,才是真正的麻烦制造者。

但是,从目前来看,这些麻烦制造者,也是麻烦的麻木者,在“花总”揭开盖子之后,他们没有一家出来正确回应,也没人敢出来给社会道歉。相反,据央视网报道,其中的一些酒店,居然两次在网上有意泄露了“花总”的个人信息,而且,泄露的方向,正是酒店行业的各种交流群,很明显,其用心之险恶,意在从酒店行业全面整治“花总”。

“花总”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捅了马蜂窝之后不知该如何应对,这其实是他担心的极点所在。然而,有一个问题必须提出,那就是“花总”为何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危机感呢?其实,原因就在于,揭开盖子之后,酒店行业的管理部门并没有及时给出明确的说法,甚至连句客套话都没有,这让“花总”感到的是冰凉的孤军奋战,失去了管理部门的力挺,“花总”真是丢掉了最有力的“金箍棒”。

因此,从“花总”所有的担心来看,归结在一起,就是对相关管理部门失声的本能性退却。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酒店行业的管理,本身就不该由酒店的客人来承担,更不应当靠客人提供的视频来解决,因为这些内容本身就是行业管理部门的份内职责。在这次事件中,“花总”真的丢掉了“金箍棒”,但对行业管理部门来说,是丢掉的是什么呢?

 


俞敏洪“女性强,则男人强”:是否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1118日,俞敏洪在某论坛上发表言论:“现在中国是因为女性的堕落导致整个国家的堕落”,其言论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张雨绮驳斥说“我只能说,北大的教育和新东方的成功都没能帮你理解女性的价值,没让你能理解什么是平等的两性关系,甚至没帮你搞明白什么是平等”。(新浪新闻1118日)

张雨绮的驳斥刚在网上刚刚发出,俞敏洪就发文道歉,表示是自己没有表达好,自己真正想说的是一个国家的女性的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女性素质高,母亲素质高,就能够教育出高素质的孩子。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

如果将俞敏洪的“女性堕落论”放在母系氏族制的社会,那么毫无疑问,这番言论就没什么问题。因为在那个时候,女性主导着氏族的一切,其至可以说,女性是社会生产力的绝对把握者,因而,女性的一切,都会对社会产生非常强大的驱动力。

然而,现在已经不是母系氏族制,这是社发展进步的结果,但这个进步的过程,既对女性给出了自然化的肯定,同时也给男性留下了自然化肯定的空间。因而,随后也就出现了父系氏族制,而在这个阶段,男性的意志同样起着绝对的主导作用,男性的一切,也代表和决定着当时的一切。

而俞敏洪在后来的道歉中说,“一个国家女性的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显然,这又是将现代社会拉回到了母系氏族制时期,而过分地强调了就连女性自己都不愿宣示的作用,虽然俞敏洪的道歉,意在为之前的言论做出更正,但这并没有起到真正的更正的效果,而只是将其中的关键词生硬地调换了一下而已。

同时,俞敏洪在这则道歉中还说,“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其实,也是一种夸张式的观点。因为不管是母系氏族还是父系氏族,其根本的分界点在于性别体质在生产力面前的差异性,而现在这种差异性,已经被现代生产力所淡化和消解。

换言之,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站在新东方的讲台上,都可以成为优秀的教师,不分彼此,不分先后。同样,不管男性还是女性,在执行神九飞船与天宫一号载人对接任务中,都是中国人的骄傲。

而在这则道歉中,俞敏洪特别强调“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这其实只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而已。男女平等是社会的共识,更是社会向前发展的共同动力,而总是以性别的夸大为前提表达自己的观点,是潜意识的倒退。因此,对于俞敏洪的道歉,在本质上还不能令人平静。
 


“当然要打回去”:忍受别人的欺负,该成为孩子的美德吗?

——忍受别人的欺负,绝不该成为孩子的美德

文/马进彪

“当然要打回去!不然以后还会被欺负,欺负别人的孩子也会继续施暴。”80后李女士建议。她的女儿在幼儿园上大班,班上有个小男生很喜欢欺负同学,这位小男生施暴对象并没有针对性,而是离谁近就欺负谁。李女士告诉记者,面对同样情况,不少家长却选择让孩子避让,或者选择忍耐。有家长认为:“不打回去为好,能承受委屈才能成大器,教育孩子怎么避免被打、见机行事为宜。”(新浪新闻11月18日)

李女士说的这番话,直来直去,如果从讨论问题的角度来说,无疑,这才是真实的基础性态度。因为要深入讨论一个问题,由其是一个当下敏感的问题,如果大家都在绕弯子,而首先将自己扮演成一个道德卫士,并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那么,这样的问题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而对于李女士的这番话来说,最终能不能解决孩子世界里的问题,这还不能过早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只有在这种真实的态度之下,问题的讨论才可能有适当的结果。

大家可以看到,同样是讨论孩子被欺负的问题,但一些人根本就不是站在孩子的世界里,而这站在大人的世界里说教,但现实情况是,这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只是换个人将书本又念了一遍而已。

孩子被人欺负,这并不是小事,因为被欺负的孩子,心理会上发生巨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并不一定能完全表露出来,但由此形成的抑郁阴影,将会导致孩子的人格受损,这会是影响孩子一生的事。

因此,讨论孩子被人欺负的事,并不能脱离孩子的心理情境,或脱离孩子家长的真实想法坐而论道,而应当想一想自己儿童时代的感受,兴许,这就是目前可找到的唯一现实角度。

一些专家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总喜欢让被欺负的孩子忍受下来,美其名曰,挨打不还手,才是孩子的美德,但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因为这样的孩子到了毕业典礼时候,也还是一个受气包,大家都有过童,想一想身边发生过的事就会在内心深处给自己一个真实的回答。

而这次,李女士说出的这番话,之所以引发社会广泛热议,并收获大量点赞,甚至引发了大量家长的共鸣,其中的原因就在于李女士说出了实话,同时,这样的实话,也直抵了诸多家长心里久存的柔弱和纠结之处。

对于孩子被人欺负的事,高大上的理论很多,能说得滴水不漏专家更多,兴许,这个问题并不能一时半会解决,但在社会还没有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之前,一定要让更多的孩子和家长明白:忍受别人欺负,绝不该成为孩子的美德。

 


“当然要打回去”:忍受别人的欺负,该成为孩子的美德吗?

——忍受别人的欺负,绝不该成为孩子的美德

/马进彪

“当然要打回去!不然以后还会被欺负,欺负别人的孩子也会继续施暴。”80后李女士建议。她的女儿在幼儿园上大班,班上有个小男生很喜欢欺负同学,这位小男生施暴对象并没有针对性,而是离谁近就欺负谁。李女士告诉记者,面对同样情况,不少家长却选择让孩子避让,或者选择忍耐。有家长认为:“不打回去为好,能承受委屈才能成大器,教育孩子怎么避免被打、见机行事为宜。”(新浪新闻1118日)

李女士说的这番话,直来直去,如果从讨论问题的角度来说,无疑,这才是真实的基础性态度。因为要深入讨论一个问题,由其是一个当下敏感的问题,如果大家都在绕弯子,而首先将自己扮演成一个道德卫士,并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那么,这样的问题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而对于李女士的这番话来说,最终能不能解决孩子世界里的问题,这还不能过早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只有在这种真实的态度之下,问题的讨论才可能有适当的结果。

大家可以看到,同样是讨论孩子被欺负的问题,但一些人根本就不是站在孩子的世界里,而这站在大人的世界里说教,但现实情况是,这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只是换个人将书本又念了一遍而已。

孩子被人欺负,这并不是小事,因为被欺负的孩子,心理会上发生巨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并不一定能完全表露出来,但由此形成的抑郁阴影,将会导致孩子的人格受损,这会是影响孩子一生的事。

因此,讨论孩子被人欺负的事,并不能脱离孩子的心理情境,或脱离孩子家长的真实想法坐而论道,而应当想一想自己儿童时代的感受,兴许,这就是目前可找到的唯一现实角度。

一些专家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总喜欢让被欺负的孩子忍受下来,美其名曰,挨打不还手,才是孩子的美德,但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因为这样的孩子到了毕业典礼时候,也还是一个受气包,大家都有过童,想一想身边发生过的事就会在内心深处给自己一个真实的回答。

而这次,李女士说出的这番话,之所以引发社会广泛热议,并收获大量点赞,甚至引发了大量家长的共鸣,其中的原因就在于李女士说出了实话,同时,这样的实话,也直抵了诸多家长心里久存的柔弱和纠结之处。

对于孩子被人欺负的事,高大上的理论很多,能说得滴水不漏专家更多,兴许,这个问题并不能一时半会解决,但在社会还没有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之前,一定要让更多的孩子和家长明白:忍受别人欺负,绝不该成为孩子的美德。

 


郑成月真相大反转:到底该不该得到47万元捐赠?

13年前,郑成月一再坚持聂树斌案存在“一案两凶”的疑点,并将之公开披露,从而推动聂树斌案艰难前行,终于在两年前得以昭雪。然而今天,围绕他因披露聂案被打击报复的传言四起,有的说他被迫提前离岗;有的说他的儿子报考公务员,即便名列第一也不被录用;还有的说他夫妻二人工资卡被无辜冻结,以致看不起病……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以扎实的新闻调查还原了真相。(新浪新闻1116日)

119日,一家媒体报道了郑成月所受的一系列“不公待遇”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众多网友留言呼吁帮助郑成月。1110日,公益平台立项发起《帮助重疾好人郑成月》众筹项目,众筹目标45万元。

而当日18点前,不仅完成了目标数额,而且超过目标数度,达到了471748.73元,共有7544人次参与捐赠。可以看出,社会对于郑成月是同情的,当然,前提是认可了那家媒体所报出的一系列“不公待遇”。

但从法制日报还原的真相来看,郑成月一系列的“不公待遇”,确实有着很大的水分,仔细看一看法制日报的这篇还原报道可以发现,其中内容详细,一一对应地回答了郑成月一系列的“不公待遇”问题。

并且,法制日报这些原始材料的来源,都是出自当地的社保部门,和组织部门的档案留存,因此可以说,法制日报的这篇新闻调查,是经得起推敲的。

无疑,这是一次舆情的大反转,对于郑成月的情况会发生如此大的反转,有网友在网上提出两个问题,第一,现在的社会爱心是否太盲目了?第二,现在的一些媒体是否太不严肃了?

其实,这两个问题是复杂的,因为社会爱心本身就有着较大感性的成分,它的依托来自于对社会现象的直接感知,同时,这样的感知也依托于权威媒体的证明,而在这件事上来说,当初的那家媒体就对公众起到了权威背书的作用。

因而,社会爱心虽然有着较大感性的成分,但它并不是盲目的,它必然要受到舆情的引导。至此,第二个问题也就不用再回答了,显然,当初的那家媒体并没有拿出当地相关部门的社保原始材料,和当地组织部门留存的档案材料。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使不存在郑成月自己所说的“不公待遇”,那么他是不是就没有资格接受社会捐助了呢?答案是肯定的,他依然有资格接受这样的社会捐助,第一,因为他确实是病症缠身的危重病人,换言之,社会任何一个人,不管他叫什么名字,只要确实是这样,就都有资格接受社会爱心的公益捐助。

第二,郑成月的最大功劳在于,在聂树斌冤案推动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他当时的角色,无疑,就是法治维护者的英雄角色,而这个典型的案例,也成为了法治建设中的一个重要坐标。因而,从这个层面来说,即使他的病没有严重到这个程度,也依然可以接受社会的公益捐助。

因此,问题的根本,并不在于郑成月是否应该得到捐助,而在于以什么样的细节来表达自己的需要。显然,郑成月是存在过错的,但是,郑成月功劳也是大于过错的。因此,功归功,过归过,在过错的问题上,他应当诚听一些人的意见,但同时也不能否认,郑成月依然有着接受社会捐助的资格。

 


【dafa888】酒井宏树入进球后再做罪人 日本被委内瑞拉逼和1:1

日本队由森保一执教后,首三仗都获得全胜,今场对委内瑞拉同样採取控球战术试图压制对手。不过蓝武士上半场控球虽多,但埋门则以作客的委内瑞拉较多,日本上半场最具威胁的一次射门是翼锋堂安律26分钟禁区顶接应横传后成单刀势,挑射越过守门员后贴柱出界。

蓝武士虽然靠后卫酒井宏树射入首个国家队入球先开纪录

不过日本队在完半场前终于突破缺口,中岛翔哉39分钟在前场右路开出罚球,在远柱接应的酒井宏树无人看管下第一时间撞射入网,取得他首个国际赛入球,日本半场领先1:0。

换边后日本继续採取主动,不过堂安律和大迫勇也均未能增添纪录,反而在81分钟因为酒井宏树在禁区内侵犯路尔斯干沙利斯而被罚12码,委内瑞拉由汤马士连干主射得手追平。到补时阶段,日本有吉田麻也的入球被判越位无效,结果双方1:1握手言和。


湖南电视走进“过度娱乐化”死胡同:是新媒体逆袭的结果吗?

——摆脱电视“过度娱乐化”:还需放下身段,靠近网络,走进融媒体

7月第八巡视组向湖南反馈意见以来,湖南高度重视,全面落实整改任务,扎实做好巡视“后半篇文章”。湖南广播电视台“过度娱乐化”,是这次中央巡视反馈指出的问题之一。(新浪新闻1116日)

在当初网络自媒体平台还没有形成气候的时候,不管是哪个电视台,只要能策划出一档稍有新意的节目,就会在大江南北独领风骚,然后,很多电视台便会效而仿之,甚至,连其中的演员嘉宾都原套照搬。由此,很多电视的栏目进入了这个模式,当然,也粘住了大量的观众粉丝,这使得诸多电视台的天空繁花似锦。

但好景之中,已经有诸多电视人感到了一丝寒意,虽然说眼前的景象还是一片亮丽,但远忧却早已浮现出来。因为无论从制片速度上,还是从策划速度上,都难以满足观众需求的快速更新,因此,一些电视节目就采取了“快餐行动”,即模仿日本和韩国的节目脚本,以填充自己的空腹之饥。

如果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无论是哪个电视台,如果找出一档较为红火的节目,那么在形式上一定有着日本和韩国模式的影子,当然,很多电视节目策划人也确实是在追赶着日本和韩国的脚步。但模仿与原创,总会存在本质的差异,因此,一些电视节目便陷入了巨大的尴尬之中,那就是:一直在模仿,但从未超越过。

但与此同时,网络自媒体平台却以其独有的天时地利人和,超高速成长,以摧枯拉朽之势摆平了一些电视节目,当然,也犹如吸铁石一样,快速圈走了大量的粉丝。而在这个过程中,电视节目的收视率,几近跌入寒冬,由其是对于一些地方电视台来说,基本上连抱团取暖的机会都没有了。

然而,对于地方电视台来说,广告赞助依然是不可或缺的硬道理,只要节目还存在着,就要有广告赞助的进项。但广告赞助商,看重的是节目收视率,而在网络媒体平台互通的地球上,观众同样可以在第一时看到日本和韩国的同类节目,因此,一些电视台的节目连模仿的机会都所剩无几了。

所以,面对网络媒体平台的冲击波,一些地方的电视台,在选题策划方面,只得走向更加偏执,与更加奇葩的边缘,过度开发就是其中不得不用的一招棋,而过度开发采取的根本套路,也只能是在老路上扛着大旗“将娱乐进行到底”而已,只是走得更远,更偏。

因而可以说,一些广播电视台的“过度娱乐化”,其最大始因就是网络媒体平台的迅速崛起,在这个大背景下,电视节目的日子定然不好过,因而也可以说,电视台的“过度娱乐化”,其实也是新兴网络媒体平台对老牌电视平台逆袭的必然结果。因此,基于这个现实,一些电视台终究都要放下身段,靠近网络媒体平台,共同走向联合发展的融媒体时代。
 


浙大女生死亡之谜:与“李文星传销致死案”有相似之处吗?

15日,从英国留学回来的浙大女生谭某联系一事引发人们关注,下午430分,警方已经联系上了捡到手机的游客,晚上6点多,这位江苏游客赶到了派出所,并随同民警上山,指认了捡到手机的地方。当地公羊队20余名队员携带两条搜救犬支援,由景区民警和公羊队、消防等组成的搜救队伍,连夜搜寻。晚上11点左右,在莲花峰山顶悬崖落坡下谭余敏被找到,已无生命体征。(钱江晚报1116日)

浙大女生谭某的死令人惋惜,从新闻报道的前因后果来看,目前似乎还没有明显的线索可寻。但各地大学生失联事件已经发生过几起,2017年中新网曾报道,河南商丘端掉一传销窝点,10名大学生被解救,从该报道可以看出,这10名大学生如果没有被及时解救出来,那么其后果也很难预测,因而可以说,这10名被解救的大学生是幸运的。

但并不是所有陷入传销的大学生都是幸运的,其中有的也是与家人永远失联。发生在2017年的大学生李文星陷入传销致死案,就是其中的典型,他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后来证实,这位大学生正是因为陷入传销骗局,才被害致死。

而从河南商丘被解救的10名大学生案,和大学生李文星陷入传销致死案,可以看出明显的特征,那就是事发前他们突然与家人断绝了联系,而在他们生活中也没有与他人发生过矛盾,其他方面,也找不出直接或间接原因,这对外人来说,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破案之前,这也曾经是令人不解的谜团。

而这起浙大女生谭某联系事件,从目前来看,只知道谭某当天本应去法喜寺,但却改道去了灵隐寺,这其中的改道原因还不得而知,但尸体却在莲花峰山顶悬崖处被找到,这说明她的行走路线一定有着自己的特别原因。

从这点上来说,又与大学生李文星陷入传销致死案非常相似,因为后来查明,李文星死之前的行走路线也很奇怪,根本无法按常理解释。但更大的相似之处还在于,浙大女生谭某联系之前,并未也家人或同学发生过不愉快的事,这已经得到了家人与同学的证实,因而,这种没有明显的线索可寻,其实与所有的传销案如出一辙。

大学生在学校里没有接触过社会,自我防范意识薄弱。从破获的传销案来看,传销组织总是喜欢把大学生当成胁迫目标,因为大学生认识的朋友圈,都有单纯的特征,他们缺乏社会经验,这有利于传销组织发展人员。

因而,很多大学生在求职过程中,都可能面临着来自传销组织设下的陷阱。而就目前来说,传销组织的存在,并不局限于某一地,而是在哪都有可能存在,从破获的案件来看,有很多都是跨地区甚至是跨几个省份作案,而有些传销组织的头目,本身就在国外,他们在国外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要收集中国留学生的个人信息,以及家庭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