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咬伤人,“爱心主人”被判赔三千七:这样的爱心,冤不冤?

——社会爱心理念,也要在法律规范中进一步提升

湖北十堰男子周某长期为流浪狗提供食物,结果流浪狗将他人咬伤。法院审理认为,流浪犬长期滞留其庭院,视被告为主人。被告未驱离流浪犬,客观上已成为流浪犬实际管理人,判决周某赔偿3700余元。(新浪新闻14日)

不管在哪座城市,都可看到很多流浪狗,于是一些人给它们定期投放狗粮和饮用水,对于这样的举动,当然是一种爱心的体现。而很多地方也已经成立了这样的志愿组织,志愿者们每月提供一些钱,以实施爱心行动,这应当得到人们的认可。

但对于湖北十堰发生的这件事来说,却有所不同,因为这只流浪犬长期滞留其庭院,这本身就是一种既成事实的收养结果,而在这个前提之下,必然就会产生法律上权利与义务的关系,当狗咬了人时,周某就有义务处理后面的事宜,这是不能推脱的法律责任。

如果换个角度举个例子就能清晰地理解其中的法理依据,比如,某好心人在街上领回一个乞丐回家,长期给他吃给他喝,但如果这个乞丐不巧生了病或出现了意外,那么,这个好心人在很大程度上就要担负对这个乞丐的责任,因为当你领他回家的时候,就意味着在很大程度上接过了社会责任。

而之所以发生在湖北十堰的这个法院审理,会引发人们的强烈争议,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爱心”二字上。爱心到底是什么?在一般情况下,爱心是指善意的初衷,和一定的实际行动,但爱心并不仅仅指的是给吃给喝给住,而更重要的是敢于并有能力承担应有的社会与法律的责任。

有人说,如果这样较真的话,那么“爱心”的门槛儿是否太高了?但客观地说,“爱心”确实存在着门槛儿,其中的根本原则,就在于自愿接受社会责任之后,就要认真履行道德与法律的义务,不能因为有爱心的初衷,就屏蔽掉所有的现实风险,而避免风险的发生,本身就是爱心的合理且必须的组成部分。

因此,在很多国家,人们在施以爱心的时候,并不主张己力而为,而是要依靠于专业化的社会机构,并且这样的社会机构,也要接受严苛的社会监督,社会的监督者,决不会因为机构的爱心初衷,而放松对其长期过程的时刻监督。

而从社会监督者的角度来说,对人或动物的爱心看待,首先就是以法律层面的视角来看待与评估,在看到完成了法律义务之后,才会给予道德层面的点赞。而在中国,情况却恰恰相反,当一个人表现出爱心初衷的时候,社会马上就会给出极大的赞许,而当出现了一些问题的时候,就又会马上追以极大的谴责。

显然,这种相反情况的出现,就是因为对爱心的理解存在着偏差,在目前人们心目中,感性认知多于理性认知,眼前评估多于长远评估,道德层面的审核多于实施能力层面的审核,而这背后的根本原因,就是在爱心的行为之下,忽略了对法律义务与社会责任的确认。

因而,湖北十堰的这起法院审理,给予了社会这样的启示,即社会确实需要更多的爱心,这是社会文明的一个标志,但爱心是需要实际能力支撑的,它决不仅仅是一种善意的初衷就能涵盖的。这里面的责任与义务一定要清晰无误,并应当得到法律的进一步确认,换言之,社会爱心的理念,也要在法律的规范与导向中,进一步提升。

 


13岁少年锤杀父母:心理变异,如何形成?

——13岁少年锤杀父母:家庭失教,老师无察,心理变异,如何形成?

这是一个令人扼腕的故事,51岁的罗华军没有想到,那个他养育13年、甚至屈身陪着去网吧打游戏、偷他2万元随意花销和,他也不曾动手教育教育的13岁儿子,竟朝他和妻子,举起了铁锤,他和妻子,就这样,被儿子杀害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的寒夜里。201912日下午,湖南省衡阳市衡南县官方向媒体证实,涉嫌在20181231日晚锤杀父母并逃逸的罗林(化名),已被警方在云南大理抓获。(新浪新闻13日)

13岁小年锤杀父母,令人扼腕,一个家庭瞬间瓦解,这不禁使人追问,这样的少年竟然忍心亲手杀死自己的父母,他曾经的生活经历是怎样的?他的心理变异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从后续的深度报道中可以到,罗林在老师面前表现得很听话,从不违反纪律,他的班主任接受采访时说“除了上课看点课外书,没有什么原则的问题和违纪的问题”。罗林让老师把他和杀死父母的孩子联系不到一起。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13岁的少年,在老师眼里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样的坏孩子,即使有点毛病,也和普通学生一样,而对于这样的孩子,老师当然不会想到就是这个少年,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然而,他的老师虽然茫然,但少年的心理并不是这样的简单。13岁的少年,心智虽然还没有完全成熟,但却完全知道怎么掩饰自己。因为13岁的少年,已经初步构成了自己的心里世界,在他们的心里,有着巨大的镜像储藏量,而平时看的书或视频,就是他们镜像积累的原始来源。

因此,对于老师来说,看不出孩子有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孩子已经学会了怎样掩饰自己,并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掩饰逻辑,而从青少年心理学的研究来看,正是这套掩饰的逻辑,才使一些少年的心理深不可测。

因而从心理学上也可以说,孩子心理的演变过程,是成年人永远都无法看到的,但是,任何变化都有其外因的巨大作用。13岁的罗林,曾偷家里两万块钱,在他的小伙伴中讲排场,当“大哥大”,这个发两百,那个发两百,剩余的,就用来请吃饭、上网玩游戏。

因而,他想当小伙伴中的“大哥大”,其实就是某种心里镜像的现实反照,然而,网络游戏所能给他的指导,就是杀个人递上“投名状”,以奠定他在小伙伴中的地位,别人不敢干的事,他敢干,而这就是“大哥大”所谓的威信所在。

而在日常生活中,罗林的家庭对他的行为是如何反应的呢?可以看出,他的家庭对他并没有施以严教,而是以所谓的“宽容”取代一切,然而,就是这样的“宽容”,却使已经显现的问题失去了边界,一切都以模糊的状况存在着,一切都以失去了家庭教育原则的形式继续存在着。

因此,罗林的生活经历,和他的心理变异,其实就是他互为因果的双刃剑,生活经历是他的一个成因,心理变异是他的一个结果,而当这一切贴合在一起时,也就潜藏了最大的不确定性,即使不去杀自己的父母,也是一个潜含危机的少年。

人们都明白,由其是对于青少年而言,内因起决定性作用,外因起辅助作用,但是,人们也更明白,在内因一定的情况下,外因就会起到决定性作用,这就解释了那么多青少年都有大至相同的心里世界,但却只有极个别如罗林这样的人才忍心杀害自己父母的问题。

因此,对于少年的教育,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表面问题,更不是一个看着好就是好,或看着坏就是坏的问题,因为他们已经懂得了掩饰自己。而在这个阶段,外界的精神供给,与家庭的教育原则,必须要相向而行,不可偏重于哪一方面,否则,少年的心理变异,就可能发生在眼皮底下模糊的边界上,和所谓的“宽容”上。

 


“厉害了我的国”还能说吗:中国的表达,不必取悦他国的耳朵

“厉害了我的国”,这种“厉害”表现为国家实力来说还是有所节制。中国通过几十年的发展,在综合实力、经济规模、产业链、科技链上发展到今天的水平,宣传一下,对国内老百姓而言没有什么过分的。但归根结底并不是因为“厉害了我的国”而引起了西方对中国的敌对,他们对中国的警惕其实是结构性的,由于中国对外的声音往往是一元化的,这就使得外国人听到之后可能觉得比较刺耳。(新浪新闻11日)

“厉害了我的国”,这种语式充满着一种自豪感,但它的根本底气,来自于中国综合实力的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说,即使不用这样的语式,也会生发另一种自豪的表达,因为底气的存在,自可迸出多种多样的表达方式,而每一种表达方式,其实都是一种客观的自信。

中国综合实力的发展,是客观的,这不以个别国家的意志为转移,而中国的“厉害”,也并不仅仅是口头上的厉害,这种“厉害”的含义是多元的,更是立体交融的,其中既有经济规模上的自信和对未来发展方向上的自信,也有制度上自我选择的自信,当然更有文化上的自信。

因此,中国人能不能说“厉害了我的国”,并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实力能不能支撑的问题,显然,这几十年的发展,已经使中国各方面走进了新时代,而到底该怎样表达这一切?其实,这不应当由其他国家来决定,中国的声音就是中国自己的声音,这不应当由别人来定腔定调。

对于一些西方国家来说,价值观的存在,就是碎片化的存在,其价值衡量的标准,总是一事一尺度,甚至是一时一尺度,从来没有凝聚到一个国家的高度。无论是从法律的价值取向上,还是从立法层面先前的酝酿导向上,都存在着巨大的不同,这从一些国家的州立法上都可以明显看出,而各州之间的文化差异就更大了。

而在中国却不一样,五千年的存在与发展,本身就是一脉相承,后来的多种生发,都来自于同一个源头,并在价值判断上凝聚于同一价值观,这就使得在发展中的万变,不离于价值观上的其宗,换言之,发展的基因中,这些已是中国文化早已注定的一切,即不变的中国心,与不变的中国烙印。

而“厉害了我的国”这样的语言,本身就是一种民族骄傲的自发体现,这是中国人在相同价值观之下凝聚力的表达。尽管一些国家听到之后可能觉得比较刺耳,但中国人的表达和中国人的声音,并不是为了取悦于哪个国家的耳朵,而是自己情感抒发的需要。

因此,中国人也没有必要为了谁而压抑或改变自己的表达方式,“厉害了我的国”,这样的表达很恰当,当然还更可以“言之不足,歌之,歌之不足,舞之蹈之”。而对于个别国家所谓的“刺耳”,只能说,多听听多看看,习惯成自然。

 


穿纳粹军服在烈士陵园拍照:仅是拘留,处罚太轻,立法层面,需要跟进

一网友反映,有人在杭州烈士陵园穿着带纳粹标志的军服自拍,这不是亵渎烈士是什么?对此,杭州网警 11日回应,目前属地反馈,人已找到,照片中的涉事男子以寻衅滋事刑拘,具体情况等属地官方发布,感谢网友的监督和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新浪新闻11日)

看一下过往新闻就可发现,在一些烈士陵园,这类事件常有发生,每次都会引发社会热议。虽然人们对这些人非常痛恨,但从法律层面却难以给出更严厉的处罚,充其量最大也就是处以刑拘而已,但这样的处罚,很难从根本上遏制这类事件的发生。

烈士陵园是人们瞻仰国家英灵的地方,其庄严肃穆的环境,也是人们寄托哀思冥想历史的必然氛围。在这样的氛围中,社会核心价值观会得到再次升华和精神化普及,从而使每个人都感受到国家的历史,和未来的方向,这既是信仰的需要,也是精神的寄托。

但近些年,却总有一些人在烈士陵园做出伤害民族信仰人的举动,从网友的举报与反馈中可以看出,后面的跟帖全是严厉的谴责,但也显出一些无奈,因为从目前法律层面来讲,还不能给出人们希望的处罚结果,而从这个意义上说,也是人们产生无奈情绪的根本所在。

201851日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将崇尚和捍卫英雄烈士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升到了国家法律的高度。检察机关可以依法对这类行为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发挥法律指引和规制作用,教育和引导全社会要弘扬社会的正能量,这是法律的必须之为。

但也应当看到,对很多这类事件的处理,其结果都是按寻衅滋事罪处罚,而这样的适用法律,与人们的期望还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因为这样的法律适用显得过轻,而且也没有体现出完整的法律对位,这在一定程度上让人认为对这类事件的处理,只能是隔靴搔痒地停滞于这个层面。

显然,其中的问题还在于立法的滞后。法律是社会行为的基本规范,但却不应一成不变,社会的发展意味着多维度的变化,而法律本身也应当充分适应多维度的变化,这其中,立法是实践的先导,有什么样的立法,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社会导向。

因而,对于烈士陵园出现的这类事件,从立法层面应当有着动态化的回应,这不仅是对现行法条的补充性回应,也是对民众期望的根本性回应。在这类事件上,寻衅滋事罪有它一定的适用性,但显然还缺少完整性,而对于这种现实的缺憾,其实也是对立法层面提出的现实要求。
 


权健帝国,轰然倒塌:冰山之下,藏着什么?

这两天,在朋友圈刷屏的丁香医生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将权健集团带入了舆论漩涡。文章揭露了权健集团旗下多款产品涉嫌违规销售,还有传销嫌疑。通过商务部网站查询发现,权健作为直销机构,主要卖的是化妆品,在为他人治疗癌症过程中,甚至把自家的化妆品当药品,给患者缓解症状。(央广新闻1228日)

自丁香医生发布这篇文章之后,引发了人们对保健市场的热议,其中人们感受最大的就是保健市场的坑多水深。这次曝光出权健的治癌鞋垫,和治癌的化妆品,听起来很奇葩,但却在市场上流行了很长时间,并且,这类奇葩的东西并不止权健一家,可以说,每个社区都有人给老年人洗脑后卖这些东西。

甚至,在一些小区还有人常年包下广场的固定位置,每天给老人免费测血压,而其中的规律是,只要一测血压,就一定能测出一堆意想不到的病。而后,这些穿白大褂的人就会推荐诸多莫名其妙的药,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并说明这只是一个疗程。而再过几天,就会有更深的套等着你,如果不是子女及时发现,这样的老年人甚至将存折里的钱,全都用在“保健”上。

因而,权健这家公司,是一个典型,但却不是唯一,很多公司或机构,打着保健的幌子,挣老年人的钱,甚至是直接骗老年人的钱,这已不是新鲜事。而这次,权健公司之所以引发大面积发酵,其实不是因为它的治癌鞋垫,和治癌的化妆品,因为类似把戏其它公司也在社区内上演,而权健公司被大面积发酵,其实就是因为丁香医生那篇文章的导火索。

但问题来了,社区正规保健所的医生平时为何不给老人们讲一些保健常识呢?其实,这就是根本问题所在。社区的正规保健所,看似正规,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中的保健医生与一些所谓的保健公司,本身就存在着利益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联手行为,只是不直接出面而已,当然不会揭穿其中的骗局。

因此,丁香医生的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将权健集团带入了舆论漩涡的同时,也让人们有机会看到,漩涡之下的水有多浑,坑中坑有多深,套中套有多狠。而另一方面,对于社区居委会来说,就真的不知道这样的骗局吗?而这,只能是一个他们用良心才能回答的问题。

目前,相关部门已对权健公司展开全面调查,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不应当是整个事件的句号。因为从后续报道可以看出,权健公司的行骗路径几乎全部都伏设在社区中,可想而知,如果得不到社区的暗中放纵与保护,是绝对不会发展到如此规模的。因此,相关部门不仅要对权健公司展开全面调查,而且还应当对它们生存的土壤深入调查,这样,冰山之下的一切才会浮出水面。

 


仿真枪案再审,无期变7年:与“天津大妈案”有何不同?

——仿真枪案再审,无期变7年:社会需要一个标志性案例

20181225日圣诞节,刘大蔚走私武器再审案宣判,刘大蔚从无期徒刑改判为73个月有期徒刑。20147月,时年18岁少年刘大蔚,用打工挣来的3万余元网购了24支仿真枪,后该批枪形物被海关查获;同年9月,他因涉嫌走私武器罪被批捕。20161018日,福建省高院作出再审决定,认为“原审对刘大蔚判处无期徒刑,量刑明显不当”,称将由该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华西都市报1225日)

在之前的再审庭审中,各方都阐述了己方的理由,而从各方的角度来看,也都有着自己独立的切入点,所拿出的依据虽然都能说服一些人,但是,就各方而言,谁都没有拿出令所有人都没有争辩的依据。也正是因为如此,本案才有了更多的可能走向,与辗转空间。

到底算不算玩具枪,这只能依法界定,然而,问题的关键是,就目前的法条来看,并没有拿来就可用的条款,而最终的解释依据,还是两高发布的《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而这基本上是一种原则性的依据,其中的量化标准还存在着诸多争议,而这些要以争议的地带,既是控方的辗转空间,也是辩方的腾挪区域。

刘大蔚这起案件之所以能成为社会热点,乃至法学界关注的焦点,其关键索引有两个,其一,是“天津大妈”案件的翻转,这起案件从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改为三年有期徒刑,三年缓刑。而人们从中读出的是,对于涉枪案相关的法律认定过程本身还在存在着较大的模糊空间,而在这种情况下,也就使在结果上存在着更多的可能性,因而可以说,人们更多地是在通过此案来关注法律认定过程本身的变量到底有多大。

其二,人们对是对于刘大蔚这起案件的关注更是出于对2018328日,两高发布的《批复》的法律实践的观察。因为在两高的这个批复中,可以明确看出其最终的导向意义,概括起来就是四个字:严厉打击。

但严厉打击的意义如何从看不见的文字里表现呢,换言之,它法理逻辑的形成在哪呢?其实,就在于涉枪案对社会潜在的巨大的危害性。而从刘大蔚这起案件可以看得比较明显,因为刘大蔚所购买的24只“枪”中,有很大部分都是可以便捷改装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些“枪”以玩具的属性散存于社会,那么就会有人将之方便地改装成杀伤力极强的武器,其对社会的危害是不言而喻的。

但这会有人追问,“天津大妈”的案子为何就能翻转呢?这是问题的本源,即同样是“玩具枪”,但它们的赋能基理是绝然不同的,有的玩具有较大杀伤力,但受制于材质的极限而不可能再给予升级式的赋能,比如一只塑料坯料的枪,再怎样改装也不可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枪。

而对于刘大蔚这起案件来说却不是这样,因为他定购的24只“枪”,其中一部分都是钢质材质,完全可以通过改装达到真枪的杀伤力,而且,国外卖家给出的真实参数,也正是像刘大蔚这类买家内心需要的参数,从这点来说,这就是刘大蔚案与“天津大妈”的根本不同之处。

也许大家还记得很多地方的打黑案,其中涉及的枪只,有很多都是由刘大蔚这样的“玩具枪”方便地改装而来,。而这显然潜含着对社会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巨大危害,将来的受害者,可能是每一个人,也可能是每一个人的家人,或校园里上学的孩子。

这次,刘大蔚从无期徒刑改判为73个月有期徒刑,对此辩护人说,“作为辩护人,我坚持认为,无罪理由非常充分。”作为当事者的辩护人来说,这样的表达没有问题,因为他的角色就是法律赋的,况且,也还存在着另外路径的变量,而从社会角度来说,更需要一个标志性的案件作为参照坐标。

 


禁止员工买苹果手机:中国品牌,靠的是实力,不需要小家子气

近日,浙江一企业宣布:员工禁买苹果手机,违者失去晋升机会。通知中写明:公司及公司员工禁止购买苹果产品,违反员工将失去晋升机会,以及取消相应的补贴。同时鼓励员工买华为产品。管理层,公司给与发票票面价50%的补贴;员工如果已有苹果产品,弃用苹果支持华为,给与25%补贴;普通员工给与20%补贴。有许多网友纷纷点赞公司领导。(新浪新闻1224日)

这家企业的通知,收获了大量的点赞,足见其契合了很多人的国货情怀。而对于这家企来说,也不会白白收获点赞,从这则通知的承诺中可以看出,确实要付不小的成本,从20%50%的补贴,也不是个小数目,这样的补助,确实有魄力。

但这真的就是国货情怀吗?从每一个消费者来说,当然都希望选择自己国家的产品,但这只是选择的一个层面,而消费者更有着自己的使用偏好,这是一个更高的层面,其中既有对品牌的习惯性认知,也有对操作体验的先入为主性依赖,而这两项交织在一起,才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这些年来,国产手机发展的不错,从全球销量上讲,并没有输给那些国外品牌,但实现了这样的快速发展,根本上究竟依靠的是什么?显然,依靠的是技术上追跑,再到技术上的并跑,然后进入了一些方面的领跑。

可以说,中国品牌在发展过程中,注入了诸多新元素,但唯独没有注入的就是对他国品牌的情绪化歧视。因为这对于中国品牌来说,实在没必要这么做,同时,从市场准则上来说,中国品牌更不会使出这样的路数,因为这不是中国品牌要做的事,其背后的原因,在于中国品牌有着强大的自信。

这家企业宣布:员工禁买苹果手机,违者失去晋升机会。从小范围来说,这样的通知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认可,但如果将之复制到全社会,哪就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其道理非常简单,任何品牌的形成,都是市场的水到渠成,而不会是人为干预的结果。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样情绪化的通知,真的对于国产品牌有好处吗?答案是否定的。中国的品牌,自有其独到的发展战略,这其中可以融入很多东西,但却不必贴上小家子气。而对于这家企业的通知来说,其实并不能起到什么大面积的正向效果,相反,这只会使人误认为中国品牌并不是靠市场打拼获得的。

因此,这家企业的这个通知,对中国品牌并不会起到好作用,只会让中国品牌感到无尽的尴尬,并削弱了自身本来就已经具备的含金量,这起到的作用,只能是负面的,这对中国品牌是一种矮化,并且,会给市场竞争留下好说不好听的话柄。

中国品牌的发展与巩固,靠的是强大的自信,和多年来的不断创新与交叠积淀,由其是在手机市场上,有目共睹的是,国产品牌越来越应对自如,越来越充满自信。而这些改革开放40年来的综合成果,别人取代不了,别人更是拿不走。而这,才该是国货情怀的根本支撑点和出发点。

 


家长虐打8岁女儿:家暴背后,是成年人教育理念的情绪化偏执

近日,一篇题为《又现虐童视频,跪求转发找到受虐女孩并报警》的推文在网上广泛传播。在一段不到4分钟的视频中,一个穿着深圳学生校服的女孩遭到父母多次虐打,包括抽耳光、拿扫帚打、扯头发甚至用脚踢等方式,引发社会关注。通报称,经调查,母亲陈某文、父亲刘某华对殴打8岁女儿的事实供认不讳。(新浪新闻1224日)

家长打孩子,在当今语境下是一个引人关注的链条式问题,其一端,在于家长应该对现在的孩子给予哪种方式的教育,这关系到家庭教育的基本起点问题。

另一端,在于现在的孩子在家庭中究竟应当充分享有哪些权益,这是关系到孩子权益起点的基本坐标。而在这两端之间,其实更充满了诸多难以厘清的模糊变量。

从一般道理上讲,家庭教育的起点应当是因人而异,不同性格的孩子之间,确实存在着较大的客观差异,而其实,这就是家庭教育应当充分考量的前提。

客观地说,在一些孩子身上,确实存在着极强的个性,他们不喜欢听家长的话,无论家长说什么,这样的孩子都会以一种抵制的态度或行为与家长的要求背道而驰。

从教育心理学上讲,这种与家长要求背道而驰的情况叫做“全反式对峙”,即是一种下意识的没有目的抵制心理,这种心理情况,不仅中国孩子有,外国孩子也有。

而针对这种情况,一般教育理念认为,应当给予奈心的说教,但现代教育心理研究发现,所谓的一贯式奈心说教,只是延长了解决问题的时间,甚至是一种耽搁,而从结果来看,并不会达到理想的效果。

其根本原因在于,这类孩子本身就与众不同,他们身上的个性,并不能以一般的情形加以概括,而能否承认这种客观现实,决定着家庭教育起点的科学化,即不同的情况,必须要有不同的应对。

但与此同时,也确实出现了与孩子基本权益之间的矛盾,但必须要承认的是,这种矛盾本身就是伴随着的所有教育始终的影子产物,换言之,绝对十全十美的教育是不可能存在的。

在矛盾中求得最大化平衡,是目前世界各国教育心理学,和教育科学研究所能给出的最高解决方式。不管这是否符合人们的根本期待,这都是目前人们无法突破的客观现实,因为教育是一门科学,而不能情绪化地解读为一种意识形态。

而由此便引出一个敏感问题,即家长是否可以打孩子?对此,一些网友举例说,国外家庭从来不打孩子,充分尊重孩子的权益。但其实,这只是一种鸡汤式说法,因为在国外的家庭里,对孩子教育同样普遍存在着打的问题,不同之处,仅在于程度而已。

而这篇《又现虐童视频,跪求转发找到受虐女孩并报警》的推文之所以在网上广泛传播,是因为其存在着过火的虐待行为,目前,警方正在依法调查处理,区妇联已向法院申请女童人身安全保护令,但这并不是根本的问题所在。

而根本的问题在于,要寻求家庭教育的现实化,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权益化”。对于家庭教育来说,如果仅仅是将孩子的教育“权益化”,那么它并不客观,前途也并不乐观,因为这是在用宏大的概念掩盖成年人的认知不足。

从这件事来说,虐待孩子肯定是不对的,但社会却不能简单地仅从这个角度来解读,这其中包含的是教育理念与客观现实之间的矛盾问题。因此,对这件事来说,必须要谴责家长,必要时,甚至还要追责。

但同时,从全社会角度来说,也要厘清一般情况与特别情况之间的客观差异,既不能全盘式肯定某种家庭教育方式,也不能全盘情绪化否定某种客观必然,在矛盾中求得最大化平衡,是需要深入探讨的家庭教育命题。
 


20年后打老师男子,发布自述:睚眦必报,只能使社会伤痕累累

——睚眦必报,无助于新时代尊师重教

自本月15日开始,一段“男子20年后报复老师”的视频在朋友圈等自媒体流传,视频中,男子常某在路上拦下一位骑电动车的男子,询问其是不是张某某,得到肯定回答后,开始一边扇其耳光,一边大声喝问“你还记不记得我,你当年是怎么打我的,你当年是怎么削我的,过去了十几年,你知不知道?”(新浪新闻1221日)

这段视频在网上引发了极大的争议,其中很多人给予了这位男子严厉的指责。但同时,也有不少人对这位男子表示了同情,并把自己上学时被老师打过的事情说了出来。而且,还进一步说明,直到现在,挨老师打都是自己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甚至也有人说,在心里,永远都不会原谅这样的老师。

而就在昨天,常某自述了当年被老师打的经过,他今年33岁,当年在实验中学上初二时,13岁的他数次遭到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张某某超出正常范围的体罚,包括歇斯底里地踹头、后背衣服里插木板当众羞辱等。

有一次自己因瞌睡被张某某“踹头十几下”,常某自述学习中等,偶尔小捣乱,可张某某对自己的无故打骂“从没有停过”。这些,使他在内心灵中埋下了深深的仇恨。

如果常某的自述是真实的,那么这位老师就存着很大的自身的问题,甚至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这样对待自己的学生,已经违背了应有的为师之德,这无论如何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行为。

但是,也应当看到,这件事是发生在20年前,而在那个时候,教师的自身素养以及教学理念,确实存在着普遍偏低的现象。换言之,在那个时候,老师打学生并不鲜见,而家长常对老师说的一句话也是:孩子交给你了,不听话,就使劲打他,我们当家长的支持。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和社会总体认知的提升,应当看到,老师们的普遍素养已经今非昔比,教学理念更是有了很大的提高。而同时,家长们也很少再说“不听话,就使劲打他,家长支持”这样的话了。

因而可以看出,在这20年的过程中,老师教育理念在发生剧变,家长的诉求也在发生质的提高。而当面对这种时代留下的差距之时,就不能简单地以现在的标准去衡量发生在20年前的事。因为社会整体在进步中,那么每个人的认知都不能停滞在原来的参照坐标上。

常某20年后打老师,虽然有他自己的前因,但从现在社会角度来看,完全可以通过更多的方式消除这个心理障碍。在当今的语境下,打个电话或发个微信沟通一下,甚至可以直接找到老师,要求他给自己郑重地道个歉,这是完全可以尝试的路径。

而在20年后路边拦打老师,这种睚眦必报的解决方式,过于极端,过于私暴,无助于文明社会的进步,无助于法治社会的进步,无助于新时代尊师重教氛围的形成,只会使社会伤痕累累。

 


20年后扇老师耳光:学生变成社会“巨婴”,背后根源是什么?

——20年后扇老师耳光:宽容,是打开芥蒂之锁的最好钥匙

近日,河南栾川县33岁男子常某将初中老师拦在路上大抽嘴巴的视频在网上引发广泛关注。随后栾川警方立案侦查,并对常某进行网上追逃。据了解,打人时间在今夏7月左右,之后常某一直在杭州工作,今日他买票准备回家,被杭州东站派出所民警布控抓获。(浙江之声1220日)

学生与老师之间产生一些芥蒂,其实很难免,一方面,是因为学生时期对老师的良苦用心还不能完全明白,可能会认为老师总与自己过不去,因而在学校期间就会留下一些隔阂。另一方面,也在于老师有时心太急,恨铁不成钢,但这完全是爱之深责之切的根本初衷。

而对于这名学生来讲,不管怎么说,时间都已经过去了20年,这足以使当初的学生变成一个心智完全成熟的社会人。而对于过去的一切认知,理应有个质的提升,即使不感激20年前的老师,但也绝对不该把老师当成他所说的“见一次打一次”的仇人。毕竟,这位老师曾是你人生轨迹中的一个停靠站。

出了学校的大门,就走向了社会,但学校的一切,都是值得留恋的地方,校园里的一草一木,曾经都属于你,但走出了校门,就不再属于你;学校的老师,曾经拥有你,但你走出了校门,老师会接受多的学生,一切还会延伸的更远。而彼此之间,留下的就是那种一往深情了,尽管往事如烟,但更似老照片一样,弥足珍贵。

不管是谁,走出校园多年以后,都参加过难得的师生聚会,在那样的场合,一切仿佛都是回到了过去,即使一些师生之间有过不愉快的经历,也会大度地相逢一笑泯恩仇,甚至还可以将那些不愉快的过往,当成有趣且珍贵的谈资,那是一种时光的美,更是一种心智成熟后的释然。

但对于这位20年后拦路扇老师耳光的学生来说,为何会走向了如此极端的境地?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复杂,根本原因就在于这个学生虽然走出校园20年了,但他并未完成对自己的社会化过程。换言之,他的心智还没有成熟起来,还没有在自我社会化的过程中体悟到应有的美好。

人的成长过程,必须要经过社会化的洗礼,因为这是对自己心灵底片的根本显影和修正,对于不好的过去,要善于忘记它,对于美好的底片,要善于放大它,但要完成这一切的前提,是对时光的崇拜,这是一种精神层面与生俱来的能力,而如果没有唤醒这种能利,即使你打了老师,也依然会被痛苦所淹没。

人的社会化过程是多维度、多层面、多角度的,从这则新闻中可以看出,这位男子大学毕业后,去浙江创业,在网上从事服装生意,现在的经济条件相当不错。因此可以说,在这个特定的维度上他完成了自己的社会化过程,否则,他的生意不会那么好,也不会有炫耀的资本。

然而,这只是社会化的一个方面而已,而对精神层面的社会化来说,他还处于“巨婴”的状态,他不会理解别人的内心深处,更不会挖掘自己的精神需要,虽然有了钱,但精神层面依然贫困,他脑子里的时光轴,根本就不曾延伸过,还停滞于之前的某一个片段,甚至会永远纠结于那个片段。

但他为什么会将自己搁浅在时光的沙漠中?其实,就是因为他对社会没有人性应有的那份情怀。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单维空间,在那里,只能安放过去的仇怨,每天守着并算计着这些仇怨过日子,仇不报,心不安,但旧仇报了,又有新仇,因而,如果他不改变自己的话,就永远走不出这个心灵的怪圈,并永远生活在自己设置的苦海里。

但要改变自己的精神状态,彻底完成自己的社会化过程,唤醒自己精神层面与生俱来的能力,要彻底打开这些无形之锁,其实,那把钥匙就在自己的心里,那就是尘封已久的“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