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选手辱华被禁赛:中国网友,感激V社?有必要吗

——V社为何发出禁赛令?这层纸一捅破,就都明白了

/马进彪

11月初,菲律宾TNC战队的选手Kuku被曝在游戏中使用辱华词汇。此举引发众多中国玩家和网友的愤怒,对此,Kuku辩称无心“辱华”,而其战队TNC则于113日在新浪微博开设账户,发布了一条英文微博表示道歉。123日,美国著名游戏软件开发公司维尔福公司(V社)发布公告称,禁止曾发表“辱华”言论的菲律宾选手Kuku参加即将于中国重庆举行的《刀塔2》(DOTA2)特级锦标赛。(参考消息125日)

对于Kuku的言辞,中国网友当然不会放过,但在一般情况下,怒火很难烧到Kuku身上,因为这是一场赛事,而对主办方维尔福公司来说,按惯例是不会主动介入的,道理很简单,商业赛上事,尽可能不掺入其它的非赛事内容。

然而,这次对中国网友来说却出现了一个讨伐Kuku的契机,那就是V社突然宣布:DOTA2新赛季的第二个特级锦标赛将于20191月在中国重庆举行。显然,在中国举行的赛事,中国网友就有最大的发言权。

而对于刚刚发表了“辱华”言论的Kuku来说,这当然不会是什么好消息,因为他没有想到,下一场赛事会在中国举行。但是,此时他言论带来的反面压力,已经转嫁到了维尔福公司身上,而维尔福公司是绝对不会为一个选手扛起这些压力的。

在这样的商业赛事上,所有的选手,都是主办方全盘中的一个棋子,他们的重要程度,取决于对市场开发的需要程度。而在维尔福公司眼里,中国就是未来最大的游戏市场,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任何选手的需要,都不会大过对中国市场开发的需要。

因而,对于维尔福公司来说,丢卒保车就是别无选择的唯一选择,显然,他们要的是中国的市场,和对中国市场未来的深度开发,而对于中国网友的讨伐之声,就不能不在乎,甚至可以做出最大程度的迎合。

对此,一些网友称,这一令中国玩家和网友同仇敌忾长达一个月之久的“辱华”事件,终于等来了正式“官宣”,更有网友称:干得漂亮。这好像是对V社充满着巨大的感激之情。

但其实,没有必要,因为中国是他们最想深度开发的巨大市场,对他们来说,就是纯粹的商业战略,一切问题都要首先考量商业的实现需要,这层窗户纸一捅破,中国网友就不会想得太多。

 


战狼2被曝补税:如果仅是补税,是否太过温柔?

——战狼2被曝补税:是法律意识淡薄,还是“人在圈子,身不由己”?别让“圈子文化”成为传播逃税的课堂

近日,网络上流传微博陆毅贾的截图显示:战狼再猛,也得补税,导演一份、演员一份。多位影视行业内权威人士都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吴京近期确实涉及税款问题。吴京在观众群中拥有较高口碑,由他执导并主演的动作军事电影《战狼2》,在内地取得了56.8亿元的高票房,并斩获多个奖项。初步计算,吴京的北京登峰等出品方凭借《战狼2》获得的票房分成约18.9亿元。(中国经营报125日)

演艺人士补税,注定是一个近期内难以冷却的话题,因为从舆情曝料来看,很多业内权威传闻,最终都成为了过硬的事实,因而对于诸多社会传闻来看,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基本规律:凡是关于名人吸毒的事,都没有反转的可能;凡是关于名人逃税的事,最终都会被全数验证。至今,还没有哪位被曝料的艺人,打破过这个规律。

吴京在霍尔果斯注册过公司,那是很多演艺人士避税的天堂,吴京又于2016年变更注册于北京的母公司股东为设在上海的工作室,而工作室注册地,则享有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应当说,合法享有税收优惠政策是正当的,并且,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从运作层面实施合理避税也是无可指责的。

但是,现在很多演艺人士被曝料的问题,并不是指这种法律允许范围内的事,而是在这个基础上又以其它的手法逃税的问题。享有税收优惠以及合理避税,与逃税是根本不同的概念,一边是合法的,另一边是非法的,而对于一些演艺人来说,却可以充分利用两个概念之间的模糊地带,使自己的税务最小化,同时,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但关键问题是,他们是怎样轻车熟路地逃税的呢?其实,这个问题也不复杂,那就是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方式,将全额收入化整为零地分散到尽可能多的公司名下。这些公司,既可以是自己的,也可以是他人的,还可以是合股的。而这种化整为零的方式,确实了给税务部门带来了不小的难题。

但是,这种情况的形成,其实也是演艺圈内传、帮、带的结果。就拿霍尔果斯这个地方来说,以前能有几个人知道它,不仅普通人不知道,就连很多新入行的演艺界人士也不知道这个地方。而后来,由于演艺圈内的相互切磋,老人告诉新人,新人老了之后,再告诉后面的新人,并将在此基础上的更多逃税手法,传给更多的人。而这也已成为了演艺界的一种“圈子文化”。

而由于这种“圈子文化”的存在,也使得逃税成为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而这造成的连环效应是,如果谁不想逃税,那就是智商与情商出了问题。因为如果谁不想逃税,如实地上报了实际收入数额,那就等于变相地捅出了导演与制片方的大至收入数额,这本身就是一种隐患。

而对于一些制片方和大牌导演来说,这是万万不行的,因为这会牵涉出一连串的人物,其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在一些制片方和大牌导演的眼中,对演员选用就形成了这样的评判准则:不想逃税的演员,一定不是好演员,当然片约就会越来越少;只有愿意拴在一根绳上的演员,才是可以信任的演员,当然片约就会越来越多。

而在这种“圈子文化”的环境中,不想逃税的演员很难稳定地生存下去,因为在这样的“圈子文化”的氛围中,是不允许“异类”存在的,要么拴在一起,要么退出这个圈,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之所以在演艺界有那么多人选择逃税,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们法律意识淡薄,而是因为“人在此圈,身不由己”。

对于那些确实逃税的演艺人士,补税是必须的,但总是补税,而没有罚则,那么相关法律也就失去了惩前毖后的震慑作用,因此,除了必须的补税,还要有必须的惩罚,同时,更要对这种“圈子文化”给予强力的拆解,否则,演艺界的文化就会被异化。而这次《战狼2》被曝补税,曝料人并指出“战狼再猛,也得补税”,这话说的有道理,但如果仅仅是补税,还是太过温柔。

 


战狼2被曝补税:如果仅是补税,是否太过温柔?

——战狼2被曝补税:是法律意识淡薄,还是“人在圈子,身不由己”?别让“圈子文化”成为传播逃税的课堂

近日,网络上流传微博陆毅贾的截图显示:战狼再猛,也得补税,导演一份、演员一份。多位影视行业内权威人士都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吴京近期确实涉及税款问题。吴京在观众群中拥有较高口碑,由他执导并主演的动作军事电影《战狼2》,在内地取得了56.8亿元的高票房,并斩获多个奖项。初步计算,吴京的北京登峰等出品方凭借《战狼2》获得的票房分成约18.9亿元。(中国经营报125日)

演艺人士补税,注定是一个近期内难以冷却的话题,因为从舆情曝料来看,很多业内权威传闻,最终都成为了过硬的事实,因而对于诸多社会传闻来看,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基本规律:凡是关于名人吸毒的事,都没有反转的可能;凡是关于名人逃税的事,最终都会被全数验证。至今,还没有哪位被曝料的艺人,打破过这个规律。

吴京在霍尔果斯注册过公司,那是很多演艺人士避税的天堂,吴京又于2016年变更注册于北京的母公司股东为设在上海的工作室,而工作室注册地,则享有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应当说,合法享有税收优惠政策是正当的,并且,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从运作层面实施合理避税也是无可指责的。

但是,现在很多演艺人士被曝料的问题,并不是指这种法律允许范围内的事,而是在这个基础上又以其它的手法逃税的问题。享有税收优惠以及合理避税,与逃税是根本不同的概念,一边是合法的,另一边是非法的,而对于一些演艺人来说,却可以充分利用两个概念之间的模糊地带,使自己的税务最小化,同时,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但关键问题是,他们是怎样轻车熟路地逃税的呢?其实,这个问题也不复杂,那就是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方式,将全额收入化整为零地分散到尽可能多的公司名下。这些公司,既可以是自己的,也可以是他人的,还可以是合股的。而这种化整为零的方式,确实了给税务部门带来了不小的难题。

但是,这种情况的形成,其实也是演艺圈内传、帮、带的结果。就拿霍尔果斯这个地方来说,以前能有几个人知道它,不仅普通人不知道,就连很多新入行的演艺界人士也不知道这个地方。而后来,由于演艺圈内的相互切磋,老人告诉新人,新人老了之后,再告诉后面的新人,并将在此基础上的更多逃税手法,传给更多的人。而这也已成为了演艺界的一种“圈子文化”。

而由于这种“圈子文化”的存在,也使得逃税成为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而这造成的连环效应是,如果谁不想逃税,那就是智商与情商出了问题。因为如果谁不想逃税,如实地上报了实际收入数额,那就等于变相地捅出了导演与制片方的大至收入数额,这本身就是一种隐患。

而对于一些制片方和大牌导演来说,这是万万不行的,因为这会牵涉出一连串的人物,其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在一些制片方和大牌导演的眼中,对演员选用就形成了这样的评判准则:不想逃税的演员,一定不是好演员,当然片约就会越来越少;只有愿意拴在一根绳上的演员,才是可以信任的演员,当然片约就会越来越多。

而在这种“圈子文化”的环境中,不想逃税的演员很难稳定地生存下去,因为在这样的“圈子文化”的氛围中,是不允许“异类”存在的,要么拴在一起,要么退出这个圈,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之所以在演艺界有那么多人选择逃税,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们法律意识淡薄,而是因为“人在此圈,身不由己”。

对于那些确实逃税的演艺人士,补税是必须的,但总是补税,而没有罚则,那么相关法律也就失去了惩前毖后的震慑作用,因此,除了必须的补税,还要有必须的惩罚,同时,更要对这种“圈子文化”给予强力的拆解,否则,演艺界的文化就会被异化。而这次《战狼2》被曝补税,曝料人并指出“战狼再猛,也得补税”,这话说的有道理,但如果仅仅是补税,还是太过温柔。

 


温州失踪男孩被找到:制造虚假警情,她要付出代价吗?

11月30日,乐清市公安局接市民陈女士报警求助称:其儿子黄某于30日下午在城东街道某小学放学回家途中失联。接报后,温州、乐清两级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立即启动重大警情处置机制,以最高等级组成联合调查组,投入大量警力,调用一切资源,全方位开展查找工作。期间,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纷纷出人出力,积极投入查找工作。但经初步查明,此“失联”事件是该男孩的某家属故意制造的虚假警情。(新浪新闻12月5日)

有困难找警察,这是人们在遇到难题时首先想到的解决渠道,当然,这也是公安警察的份内之责。从这个角度来说,有困难找警察,这也表现出了人们对警察的充分信任,而这种信任,也更加深了警民之间的融洽关系。

但是,警力资源是社会的公共资源,它服务的对象是整个社会,面对的是所有的社会成员。而当这种公共资源被人为制造的虚假警情占用时,其它社会成员需要救助时就会出现警力不足的情况,而如果遇到了社会突发事件,警力不足就会影响到社会整体公共安全。

在任何国家,公民使用警力资源都有着明确的法律规定,而这种规定本身就是对社会公共安全的一种保障,其中有着轻重缓急和价值排序的内在逻辑,这也是对社会整体资源的效率保证,其根本要意在于,公共资源是一种价值,而这种价值只能也必须体现在它应该出现的地方。

而乐清这位陈女士制造虚假警情,使当地公安机关启动了重大警情处置机制,以最高等级组成联合调查组,并持续投入大量警力。一方面,这种虚假警情使当地公安浪费了极大的公共资源,另一方面,这种虚假警情,也给当地造成了一定的恐慌心理,因而,陈女士的虚假警情,实际上带来的是两个严重的后果。

对于制造虚假警情的问题,不少地方都曾出现过,有的人甚至以拨打110取乐,而从新闻报道中可以看到,一些地方已经出手治理这个问题,其中有的人受到了严厉的处罚,也有的人被处以拘留,这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当然也提高了社会宝贵资源的有效使用率。

而对于乐清这位陈女士来说,比起恶意拨打110的人,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她的虚假警情使警方浪费了大量的资源,并给当地带来了不必要的恐慌心理。因而,依法对她予以处罚是必要的,这也让更多人明白,制造虚假警情,浪费公共资源,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违法行为。

 


温州失踪男孩被找到:制造虚假警情,她要付出代价吗?

——温州失踪男孩被找到:制造虚假警情,浪费公共资源,要付出代价

1130日,乐清市公安局接市民陈女士报警求助称:其儿子黄某于30日下午在城东街道某小学放学回家途中失联。接报后,温州、乐清两级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立即启动重大警情处置机制,以最高等级组成联合调查组,投入大量警力,调用一切资源,全方位开展查找工作。期间,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纷纷出人出力,积极投入查找工作。但经初步查明,此“失联”事件是该男孩的某家属故意制造的虚假警情。(新浪新闻125日)

有困难找警察,这是人们在遇到难题时首先想到的解决渠道,当然,这也是公安警察的份内之责。从这个角度来说,有困难找警察,这也表现出了人们对警察的充分信任,而这种信任,也更加深了警民之间的融洽关系。

但是,警力资源是社会的公共资源,它服务的对象是整个社会,面对的是所有的社会成员。而当这种公共资源被人为制造的虚假警情占用时,其它社会成员需要救助时就会出现警力不足的情况,而如果遇到了社会突发事件,警力不足就会影响到社会整体公共安全。

在任何国家,公民使用警力资源都有着明确的法律规定,而这种规定本身就是对社会公共安全的一种保障,其中有着轻重缓急和价值排序的内在逻辑,这也是对社会整体资源的效率保证,其根本要意在于,公共资源是一种价值,而这种价值只能也必须体现在它应该出现的地方。

而乐清这位陈女士制造虚假警情,使当地公安机关启动了重大警情处置机制,以最高等级组成联合调查组,并持续投入大量警力。一方面,这种虚假警情使当地公安浪费了极大的公共资源,另一方面,这种虚假警情,也给当地造成了一定的恐慌心理,因而,陈女士的虚假警情,实际上带来的是两个严重的后果。

对于制造虚假警情的问题,不少地方都曾出现过,有的人甚至以拨打110取乐,而从新闻报道中可以看到,一些地方已经出手治理这个问题,其中有的人受到了严厉的处罚,也有的人被处以拘留,这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当然也提高了社会宝贵资源的有效使用率。

而对于乐清这位陈女士来说,比起恶意拨打110的人,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她的虚假警情使警方浪费了大量的资源,并给当地带来了不必要的恐慌心理。因而,依法对她予以处罚是必要的,这也让更多人明白,制造虚假警情,浪费公共资源,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违法行为。

 


优酷原总裁被查:平台换帅,《这!就是…》还能走多远?

124日,根据举报,优酷原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阿里大文娱表示,阿里有史以来,对这类事情一直都是态度鲜明决不妥协。目前,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将兼任优酷总裁。阿里内部对于杨伟东的调查已经持续一段时间,杨伟东此次涉嫌贪腐的项目主要集中在优酷于2018年推出的“这就是”系列综艺,主要是关于综艺项目的收支问题。(财经杂志124日)

综艺节目能不能火起来,从资源角度来说,各平台基本上都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因为资源的核心是当红的一些演艺界人士,而对于艺界人士来说,不管哪个平台邀请,只要自己有档期,当然就会全力以赴,因为这意味着收益的财路。

由其是对于那些刚刚火起来的网红们来说,深知网红本身是不可持续的这一规律,因而对于他们来说,抓住机会,找个平台做依靠,就是自己将来的唯一出路。不仅老网红们是这样,其实新网红们更是这样,他们之间的相互竞争,其存在的成败周期,已经从开始的一年,变成了现在市场仅允许的几个月。

换言之,网红之后的三两个月之内,如果找不到平台的依靠,基本了就没有了再红下去的可能。道理很简单,网红就是市场基因错乱的畸形儿,允许他们的出生,但他们却永远无法获得稳定的身份证,而想做坚强的泡沫,早已经时过境迁,市场不会给他们穿越轮回的隧道。

因而,不管对于哪个平台来说,找演艺界的人力资源,都已经不成问题,最不济的,只要在斑马线上扔个小广告,立马就能招来一个加强连的编制。所以,从演艺人士的资源角度来说,各平台基本上都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而指望拼这样的资源夺取市场的胜利,那只能出现在以前。

因此,综艺节目的出奇制胜,根本上还在于平台整体策划的水准,而以《这!就是街舞》打头阵,后陆续推出了《这!就是对唱》、《这!就是铁甲》、《这!就是灌篮》等就是个案例,而从市场反应来看,福克斯集团在戛纳秋季电视节上买下了《这!就是灌篮》的模式版权,应当说,走的比较靠前。

而这次,优酷换帅,对于其它平台来说可能是一个赶超的机会,因为主帅的离别,也可能意味着策划理念的翻新,这基本上就是不可避免的变化。犹如每年的春晚,平台是一样的,演员是一样的,但在不同的导演手里,却可以玩出大相径庭的花样。因此,对于优酷平台换帅这事件来说,人们会下意识地想到一个问题,即《这!就是…》还能走多远?
 


六小龄童“喧宾夺主”?海明威故居还有60只猫呢,如何解读

近日,江苏淮安的吴承恩故居纪念馆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一段网传视频称,故居内陈设大量六小龄童、猴王世家等展品,与吴承恩相关的史料较少。有游客质疑“这里到底是吴承恩故居还是六小龄童故居”?从网友拍摄的视频来看,在吴承恩故居纪念馆门口,挂着一张1986版《西游记》“孙悟空”一角的扮演者——六小龄童的大幅宣传照。在故居内,还有许多六小龄童版的“孙悟空”雕像,和86版《西游记》的道具和戏服展示。(北京青年报124日)

对于“吴承恩故居变六小龄童故居”,网友的质疑在于是否有点“喧宾夺主”,表面上看,这样的质疑似乎是有道理的,但却又不能一概而论。道理很简单,吴承恩故居的展品并不多,如果从丰富程度上来说,显然还不能体现出吴承恩故居应有的内含。

而对于吴承恩故居来说,既然是对社会开放的,那就不应当仅是一个院落建筑,其中应当陈列与其有关的物品,但由于现存的直接文物实在太少,在支撑其对社会开放方面就需要有一定的延展,而对于六小龄童身份来说,他在《西游记》中使用的一些物品,当然就会成为相对较为恰当的补充。

对于人们的质疑,六小龄童也给出了回应,他称“我只无偿捐献我的展品,不参与吴承恩故居纪念馆包括悬挂我的照片在内的任何具体工作,而且没收过钱。”从而可以看出,六小龄童并没有深度参与其中,甚至,有些事他都不知道。显然,六小龄童中了躺枪,但是,这样的躺枪,对于探讨吴承恩故居的如何保护与利用,却是一个不错的借鉴机会。

海明威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故居,现在已成为著名的博物馆,这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吸引了许多慕名而来的参观者。海明威的不朽名著《老人与海》就在此写成。庄园里有海明威的起居室、卧 室、餐厅、厨房、卫生间,他的两间书房,以及他孩子的卧室。

但最让人感到奇特的是,现在庭院里到处都是猫,据说,一次海明威在基维斯特的“邋遢喬酒吧”里认识了麻萨诸塞州一艘救捞船的船长斯坦利德克斯特,两人一见如故,便成了朋友,后来德克斯特送给他一只六趾猫。现在包括六趾猫在内多达60多只,这些猫都是海明威在此居住时所养的猫的子孙后代。

而海明威故居的现状其实是可以借鉴的,其中的那些猫,就是历史的重要灵魂,从作品角度来说,猫并不是主角,但由于这种内在逻辑的延续,使人们感到流动的历史,从而也使海明威故居产生了更生动的记忆效果。因此,这些猫起到的作用,甚至是画龙点睛式的绝妙之笔。

但相比之下,吴承恩故居并没有大量的直接文物,不过,他笔下的美猴王,就是作品存活于人们心中的灵魂,而在当代,六小龄童世家的一切,当然有资格当之无愧地,也是非他莫属地延续这个文化符号,从对吴承恩故居应有的功能来看,六小龄童的做法以由其是当地管理方的做法不但没有错,而且还是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新尝试。

文化保护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它需要资金的支撑和内含的延展,而从资金方面来说,即使是国外的一些名人故居,也不是完全靠政府支付,而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私人完成,当然,私人资助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

 

因此,对于吴承恩故居来说,这也是当地管理部门一种现实的借鉴,这本身并无对错可分。站在客观的角度,永远是解决现实问题的根本,这不能空谈空论。坐而论道,或高高在上的等靠思维,虽然可以避免中躺枪,但也是一种虚头巴脑的不作为,同时,更是一种看客心理的使然,不伸手,只喷口,这种假大空很无聊。

 


送出去的儿子,还有赡养亲生母亲的义务吗?法理与情理,如何解读

——“儿子”接不接电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社会保障要接轨

近日,绍兴的王大妈想见见在杭州的儿子,但儿子一直不接她的电话,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王大妈表示,她有三个儿子,怀小张(化名)时,由于是超生,小张一岁左右,便被养父母抱走,“今年他有三十五岁,大学读出来之后挣钱挣了十多年了,五十五万一年”。王大妈说,她身体一直不好,生活艰难自理,老伴因病去世了,其他儿子因生意失败,生活拮据,她曾多次联系被抱走的那个儿子,但对方一直不接电话。(新浪新闻122日)

王大妈的事,听起来让人有点心酸,毕竟,这把年纪了还无法安享晚年,这对任何老人来说,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其实都很令人感到五味杂陈。首先,王大妈非没有做错什么事,是由于超生才将孩子送养给他人。

其次,王大妈也并没有硬性要求这个“儿子”一定要对自己负责什么,而只说一说自己的生活现状,和心里的一些真实希望而已,从骨肉情怀上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完全可以理解。

但从另一个维度来说,则是非常复杂的,因为将孩子送养给他人,是一个极其严肃的法律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结束的是原有法律上的母子关系,这当然包括原有的法律赡养义务。

而建立的则是新的法律意义上的母子关系,这当然也包括对养父母要尽的法律必须义务,显然,这种关系法律已经非常明确地划定了双方之间关系的界线。

因而,从法律层面上说,王大妈已经没有了提出这种要求的权利,因为法律程序的过程,在这里本身就是以一种确权的形式存在的,并被固定和保护着,法律本身就没有回溯的可能性。

因为将儿子送养给他人,是王大妈当时自己真实意思的表达,而一旦法律上确权,也就意味着没有了主观反悔的机会,因为送儿子,不能成为法律上的“儿戏”。

而另一方面,大家都知道,送养的法律文书从现实意义上说,并不能直接写在户口本上,这里面的道理很明确,那就是要给孩子一个正常的心理起点,而这些法律记录,都由国家相关部门存档,并且有一定的保密性,不提倡让孩子知道这段身世。

这样的周密安排,一是为了让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不被过去的一切打扰,二是从法律上保护养父母的应有权益,三是为了维护法律程序的固定性和严肃性。

而一旦在不适宜的年龄让孩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可能会带来对这三方面的严重冲击,从而打乱即有的生活状态,这很可能会使这个孩子的心理发生难以想象的剧烈变化,甚至会影响孩子未来生活的一切。

因此,王大妈给这个孩子打电话,从法律层面来说,并不能获得支持,因为这会打破孩子养父母一家即有的平衡状态,这对于养父母一家来说,就构成了权利的变相摊薄,也极易引发新的问题。

但是,王大妈的困境是明摆着的,如果熟视无睹也是对老人的漠视,因而,这就是一种纠结的矛盾。而说到此处,就必须提出一个问题,即当地的社会保障机制为什么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显然,王大妈的“人在囧途”,和她遇到的困境,与他“儿子”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因为当地的社保机制还没有救济到她,这才是致使王大妈后半生“人在囧途”的根本原因。

社会保障是每个人应当充分享有的基本保障底线,因此,对于“儿子”是否接电话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当地社保部门应当及时到老人家里送上生活的关怀,这才是重要的事。

 


贵州公交司机与乘客互殴:补足职业短板,比安装防护栏更重要

——互殴频繁出现,折射职业素养短板

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还让人心有余悸。1128日,贵州毕节又上演了惊险一幕:乘客与公交司机互殴导致车辆失控,而此时,大巴正好也在一座桥上。一名女乘客因与公交司机发生争执,竟直接给了司机一记耳光,不甘示弱的公交司机回手还击后,又猛打了一下方向盘,导致公交车失控,撞向路牙,所幸的是没有冲出桥面、坠入河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四川日报122日)

自从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之后,社会围绕公交安全提出了很多设想,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两点。一是给公交司机的位置安装防护栏,使司机与乘客完全隔离,从而避免双方的体身接触,以此来保证行车安全。二是倡导其他乘客在关键时该挺身而出,谁都不当看客,以自己的身体力行保证司机不受干扰,也就等于保证了全车人的安全。

应当说,这两点都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也可以看出,这两点隐含的前提,是建立在司机完全被动的情况下,换言之,这种前提是将司机看成了没有任何主观能动性的被动一方。同时,言外之意也是将司机当成了应当受全体乘客保护的唯一主体,似乎一切都要以司机的安全为全盘出发点,但是,这种前提的设置本身就有问题,它存在着主体责任的错位。

因为乘客购票上车之后,就与公交公司形成了法定的服务契约关系,而此时,保证全车人的安全就是契约关系的重中之重,此时的公交司机,就是这种契约关系的第一履行人,他代表的既是公交公司委托的职责,也代表着所有乘客郑重的安全诉求,他岗位的根本责任,就是在履行与乘客的契约关系中,保证全车人的安全,这种责任,没有之一,只有全部,这是岗位职责与契约关系早已决定的事角色。

因此,不管是那起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还是这起毕节公交车辆失控事件,社会都应当心平气和地将焦点拉回到社会契约关系的履责中来。虽然这些司机被殴,应当得到社会的同情,甚至更可以得到社会的捐助,但这是出于对普通人的普遍尊重和保护。

然而,从司机撒开方向盘与乘客互殴的那个节点开始,对司机的行为也就失去了同情的意义,因为,此时司机撒开的也是与全车乘客之间保证行车安全的契约关系,显然,这是一种责任的放弃。

因此,对于给公交司机的位置安装防护栏的说法,和倡导其他乘客在关键时该挺身而出的说法,虽然都会产生一定的作用,但是,从公交司机职业责任角度来说,这两点都无法代替公交司机自身的职业责任感。同时,公交司机的职责并不应当是被动的,而应当是充满着主观能动性。

当发生意外情况时,马上停车,这也是公交司机应有的职业化举动,甚至应当成为下意识的职业反应,而如果没有停车,就与乘客发生争执,这就是失责。作为此时的司机来说,无论有着千般的个人理由,但与全车人的生命安全相比,任何理由都不可能确立于契约关系的责任中,和岗位目标的行为中。

因此,从最近集中发生的几起公交安全事件来看,公交公司对司机的职业教育与职业培训,还存在着诸多短板,而补足这些短板,比安装防护栏更有长远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