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义勇为被罚200元:是对?是错?法理如何解读

——赏罚分明是根本,但奖赏不该迟到

111523时许,深圳市公安局同乐派出所接事主占某莎(女,27岁)报警,称其被他人猥亵。接报后,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处置并当场抓获违法行为人。违法行为人林某鹏(男,25岁)酒后来到附近火锅店门前,突然搂抱正在与亲友吃宵夜的占某莎,拉扯中双方均倒地。饭店经营者曾某等人及时上前制止,将双方分开并将林某鹏控制。但在林某鹏已被控制,等待警方到场处理的过程中,曾某再次用脚踢打林某鹏头部,幸未造成严重后果。目前,林某鹏因猥亵他人被依法行政拘留十日。(新浪新闻1122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违法行为人林某鹏,光着上身,晃着横步,径直来到某莎和亲友们的桌旁,并坐在了某莎边上,视频上显示,林某鹏不由分说,便对某莎进行公然的猥亵,可见违法行为人林某鹏,气焰是何等的嚣张。

同时,从视频中还可以看到,此时周边还有很多路人和食客,但林某鹏丝毫没有顾忌这些,而是当着众人的面,由其是当着某莎亲友们的面,就敢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猥亵某莎。

由于事发突然,之前也没有一丝征兆,旁边的众人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而在这种情况下,饭店经营者曾某反应及时,首先上前给予制止,而后更多的人上来一起将林某鹏控制,因而可以说,曾某是当之无愧的见义勇为者。

然而,这位饭店经营者曾某,却为自己的见义勇为之举付出了代价。因为林某鹏家属反映林某鹏被曾某殴打的情况,公安机关在肯定曾某等人见义勇为行为的同时,对曾某在已制止违法行为后再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过当行为进行了普法教育,并对曾某处以罚款人民币200元。

对于曾某见义勇为之后却被罚款200元,引起了诸多网民为曾某鸣不平的声音,其中有人直言,林某鹏挨打一点都不冤,也只有让林某鹏挨打,他才知道什么叫社会公愤,才知道什么叫民间正义。同时,也有人说曾某才是最冤的人,比窦娥还冤。对于网民这些说法,无疑,反映了民间的某种程度的正义观。

然而,这样的正义观,还不能完全等同于社会的法治精神,因为从法律层面来说,对任何情形的判定,都有着严谨的前提设定,而在林某鹏已被控制的情况下,曾某又对其踢打,从法律上来说,这就突破了前提的设定,因而,对于曾某的罚款,虽然不符合民意,但从法律角度来说,也是必然为之。

不过,法治精神的重要一面,更在于赏罚分明,对于曾某的罚款是可行的,但它只是体现了罚的一面,而对于赏的一面,并没有体现出来,这显然不能称为赏罚分明。而从网民的议论来看,普遍认为曾某很冤,而这其实就是因为没有看到曾某应当得到的奖励,这既包括物质上的,也包括精神上的。

法治社会的进步,在于每个社会成员的深度参与,而每一次的社会反馈,都是一次对法治情形的感知和评价,一次次的感知,和一次次的平价,构成的就是社会进步的轨迹和台阶,应当说,法治的进步,离不开人们的社会评价。

因此,对曾某的罚款已经表现了法律的具体规定,但对于曾某应当获得的荣誉以及物质奖励,则不应当迟缓下来,因为这最终表现的会是社会态度的总合,以及人们对见义勇为者应当给予的不可替代的心理位置。

 


女记者被查房:当事警察被处理,但接受监督不能“丢卒保车”

泉州的“碳九污染事件”余波未消,当地却又搞了一出闹剧:深夜警察闯入酒店,对媒体采访报道的记者进行“例行检查”。事后,泉州市公安局党委研究决定,对相关人员作出处理:责成泉港公安分局副局长、山腰派出所所长陈宾阳同志向市公安局党委作深刻检讨;责令泉港公安分局山腰派出所民警陈华山同志停职检查。泉州市公安局在通报最后还指出,“感谢媒体和社会各界对我们工作的监督”。

女记者被深夜“例行查房”,这显然于法无据,而且,前来查房的还是四名男性警察,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这样的“例行查房”都存在着很大的问题。第一,例行查房应当有规定的程序,并主动出示证件,而不能像狂自己家一样想来就来说走就走,但是,这位女记者遇到的就是这种随意的来去行为。

第二,查房本身就意味着一定程度的翻找物品,而对于一位女记者来说,男性执法者根本不宜翻动女性的用品,而相关执法规则也明确规定,必须在有女性警察进才能进行相关检查,而从这点上来看,这些不速之客对这位女记者非常失礼,对女性极度不尊重。

然而,除了以上两个问题之外,最耐人寻味的还是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做?但这首先要回溯到之前的一些片断:在白天时,这位女记者要采访碳九事件的相关人员,但遭到了拒绝,而在不长时间之后,就有人打电话给女记者,说有人想与她单独见个面,女记者拒绝了,而到了深夜,就发生了精准式的“例行查房”情况。

因而可以看出,“例行查房”是一次精准的安排,显然,其意在让这位女记者感到无处无在的压力,而最根本的意图,则是让这位女记者对采访碳九的事知难而退。目前,已对涉及深夜查房的几个人给予了相应的处理,但是,根本的问题并不在于这些警察身上,因为他们只不过是执行命令而已。

记者采访是本职工作,也是法律赋予的权利,而对于碳九事件的相关部门来说,也有着配合采访的义务。并且,一般来说,与记者打交道并不需要警方的直接参与,因为记者采访本身就是常态化职责,不需要这样“护卫”。但是可以看到,与记者见面的人,始终都是警方人员,而真正应当出面的人,却是千呼万唤不出来。

因此,人们有必要追问一下,到底是谁命令这些人“例行查房”?如果对这个问题不能给出切实的答复,那么,即使处理再多的相关人员也无济于事,因为幕后的始作俑者才是问题的根本。而对于当地刚刚说过的“感谢媒体和社会各界对我们工作的监督”,这需要的并不是丢卒保车,而是需要实打实地亮出深层问题。

 


沈阳骗保案37人被拘:既是人为漏洞,也是系统短板

——沈阳骗保案37人被拘:也是对医保监管系统敲响的警钟

央视焦点访谈曝光沈阳于洪济华医院、沈阳友好肾病中医院涉嫌骗取医保基金问题后,辽宁省委书记陈求发两次作出批示,要求沈阳市委核实情况,严肃处理,务必追责问责。省长作出批示,要求沈阳市立即调查核实,依法依规处理,要举一反三,强化监管。目前,两家涉案医院院长及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警方已依法传唤相关人员242名,刑事拘留37名,监视居住1名,取保候审1名。(新浪新闻1120日)

从焦点访谈节目画面可以看出,那些所谓的病人,被中间人安排在屋子,其中有人喝着酒,有人玩着手机,还有更多的人打着麻将消磨时间。而从他们的谈吐中可以听出,只要按着中间人说的去做,就会得到二百到五百的好处费,对他们来说,骗保倒成了一种逍遥自在的休闲方式。

虽然这个案子持续了一年之久,但从焦点访谈曝光的内容来看,这个案子并不是发生在某个特殊环节上的孤案,从中可以看出,每个环节都是畅通无阻。因此,这个案子更是一个全链条式的贯穿案,而涉及其中的诸多人员,也从病人到医院再到医保中心,覆盖了诸多相关人员。

而令人不解的是,骗保一般是指医院与病人一起合骗医保中心,但这个案子却有所不同,因为这家医保中心在这个案子中本身就是骗保的参与方。并且,还可以看出,在整个骗保的过程中,这个医保中心起到了巨大的作用,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是他们的指点,才使一切变得异乎寻常地顺畅起来。

另一方面,对于骗保来说,一般都是在暗中才能进行的事,但对于这起骗保案来说,几乎就是明目张胆的进行。所有的手续,都是在这家医保中心完成,而且,还就是在光明正大的窗口完成,而那所医院和诸多假病人,以及那些中间人,之所以敢这样做,其根本原因就在于那个医保中心是他们的参与方参谋方。

但问题来了,医保中心参与骗保,就是名副其实监守自盗,但全国的医保中心都有着严格且严紧的工作流程,并且,在现代的大数据系统的支持下,即便是医院多开了一包药,都不可能通过系统的核审,而这么多人参与的这么大规模的骗保行为,居然还能通过系统的核审,这其中,到底是系统的原因还是人为的原因?

但其实,这是一个相互对冲的问题,这其中既有系统的原因,更有人为的问题。因为系统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般完善。以前,各地都有着自己的局域系统,自从全国联网之后,各地的局域系统被打通,联成了全国的大系统,按说这更有利于对骗保的监视。但现实情况是,局域系统虽然被打通了,但并未植入统一的监视功能,或者说这样的监视功能还很溥弱。

而另一方面,从人为的角度来说,任何系统都有缝隙可钻,对于熟悉情况的内部人员来说,在没有监视的前提下,谁都有可能攻破系统,而对于那些主观上就想参与骗保的医保中心来说,他们之间存在着同共的利益驱动,因而,在系统上做文章,那更是不在话下的事。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还有其他地方存在着这种全链条式的骗保问题,这根本无法完全排除,即使在沈阳,也很难否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只要对人的监管和对系统大数据的监管还存在着漏洞,那么这样的骗保就可能还会以某种衍生的形式发生。

因此,这次沈阳骗保案,虽然传唤相关人员242名,刑事拘留37名,但这并不是问题的根本,而只是一个必须的结果。但对于全国联网的医保中心来说,防患于未然才是最大的关键所在,这既有加强对人为因素的监管,也更要有对全网系统监视与审核的升级,既要堵住人为的漏洞,也要补上系统的短板,从这个角度来说,沈阳的骗保案也是对整个系统敲响的警钟。

 


何引丽“扔国旗”:奏国歌升国旗,难道不是爱国吗?

——如果没人送国旗,颁奖台上,奏国歌升国旗,难道不是爱国吗?

——“扔国旗”事件:如果绊倒了国外运动员,是该用比赛规则来裁判?还是该用爱国标准来衡量?

苏州(太湖)马拉松比赛,本是国内马拉松圈的一件大事。但谁也没有想到,当天上午女子组终点前发生的一幕,却引发一场突如其来的全民辩论。18日上午,ID名为“四川魏静”的微博用户在网络上发布一则带有“马拉松乱象”标签的视频,直指当天参加比赛的中国选手何引丽将志愿者递来的“国旗揉成一团抛弃在地后绝尘而去”视频发出后,很快引发关注。社交媒体上不少网友对何引丽“扔国旗”的行为表达了不满。(参考消息1119日)

从视频可以看到,何引丽“扔国旗”的举动是发生在距终点不远的地方,而经过全程的鏖战,不管是哪位运动员,此时的体能都已达到了极限,大家都是在咬牙坚持,哪怕是再小的负重都会影响最后的冲刺,有时第一名与第二名之间往往仅差几毫秒而已,而此时,国旗产生的风阻力量,一定会使何引丽速度有所减慢。

另外,何引丽在手接国旗的时候,也要降低一定的速度,而接到国旗之后,不但加大了风阻系数,最重要的是,何引丽还要重新加速,这犹如汽车在别人冲刺的时候,自己却还要重新换挡,可想而知,要调整到之前的速度,要付出极大的体力消耗。因而,此时的“扔国旗”,根本就不该叫扔,而是为了摆脱不必要的物理负重。

而对于“扔国旗”事件,不少人表达了不满,说何引丽不爱国。但任何事情都有它特定的背景。首先应当明白,这是一场体育赛事,它有自身的规则,说得简单一点,那规则就是体育精神决定的规则。因此,任何与体育精神不符的举动,对运动员来说都构成了干扰,当然这本身更是对赛事规则的违背,而对于运动员来说,当然可以以自身的举动摆脱这种干扰,这与是否爱国无关。

而再换这个角度设想一下,如果说当时送国旗的人,不小心绊倒了旁边的那位埃塞俄比亚运动员,那么这样的结果,是该用赛事规则来裁判?还是该用爱国的标准来衡量?显然,这是一个滑稽的问题。允许进入跑道送国旗,这本身就与体育比赛规则不符,因为允许了这样的举动,就可能会有人恶意利用,显然,这是主办方不应设置的环节。

因此,既然是体育赛事,那就要用赛事规则作为唯一的衡量标尺。而说起爱国,如果当时没有人给何引丽送国旗,而是让她以惯性的速度跑到终点,并顺利取得冠军,在她离开跑道之后,在万众瞩目之下,走上颁奖台,那时,奏起国歌,升起国旗,难道不是更有力的爱国吗?
 


“花总”丢了金箍棒,但管理部门丢掉的是什么呢?

近日,微博用户“花总丢了金箍棒”揭露了十余家五星级酒店的卫生问题,1149秒的视频,却引发了公众极大的关注。18日,“花总”在厦门接受记者采访,详述视频曝光初衷和当前事态进展。“花总”表示,他因一时之愤向五星级酒店开炮,但他不知如何收场,有“捅了马蜂窝”之后的手足无措。随着事态发展的不可控,他被一些酒店列入黑名单,近日他已经返回家中。他也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将是什么。(广州日报1119日)

“花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面对巨大的压力,已经心无余力,而此时的担心,却是对将来更多的无法预测,其中最让他感到无力的是,以后再住酒店的时候,是否会受到隐形的限制,而即使住进了酒店,是否也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可想而知,当这次刷屏事件冷却之后,社会大多数人不一定能记得“花总”是谁,但有一部分人却一定会记得,那就是被曝酒店的管理者们。对于被曝酒店的管理者们来说,“花总”是一系列麻烦的制造者,而且,这个麻烦的制造者又是普通人一个,那么,事件冷却之后,不治他治谁?

因而“花总”这样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一定会留在酒店的“黑名单”上,所以他的担心是现实的,甚至是近在咫尺的。但是,对于一个社会来说,“花总”承受了这样的担心,却是极不正常的现象,甚至,这是一种现实带给“花总”的心态扭曲。

因为是“花总”揭开了一些酒店不为人知的不正常一面,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就是一个行业进步的推进者,他不但可以心安理得地享有普通人一样的安心,而且还有资格享有更受尊敬的待遇。因为他的举动,本身就是对这个行业提供了最缺乏的第一手资料,而相反,最应当感到不安的人,应当是这些酒店的管理者才对,因为这些酒店的管理者,才是真正的麻烦制造者。

但是,从目前来看,这些麻烦制造者,也是麻烦的麻木者,在“花总”揭开盖子之后,他们没有一家出来正确回应,也没人敢出来给社会道歉。相反,据央视网报道,其中的一些酒店,居然两次在网上有意泄露了“花总”的个人信息,而且,泄露的方向,正是酒店行业的各种交流群,很明显,其用心之险恶,意在从酒店行业全面整治“花总”。

“花总”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捅了马蜂窝之后不知该如何应对,这其实是他担心的极点所在。然而,有一个问题必须提出,那就是“花总”为何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危机感呢?其实,原因就在于,揭开盖子之后,酒店行业的管理部门并没有及时给出明确的说法,甚至连句客套话都没有,这让“花总”感到的是冰凉的孤军奋战,失去了管理部门的力挺,“花总”真是丢掉了最有力的“金箍棒”。

因此,从“花总”所有的担心来看,归结在一起,就是对相关管理部门失声的本能性退却。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酒店行业的管理,本身就不该由酒店的客人来承担,更不应当靠客人提供的视频来解决,因为这些内容本身就是行业管理部门的份内职责。在这次事件中,“花总”真的丢掉了“金箍棒”,但对行业管理部门来说,是丢掉的是什么呢?

 


俞敏洪“女性强,则男人强”:是否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1118日,俞敏洪在某论坛上发表言论:“现在中国是因为女性的堕落导致整个国家的堕落”,其言论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张雨绮驳斥说“我只能说,北大的教育和新东方的成功都没能帮你理解女性的价值,没让你能理解什么是平等的两性关系,甚至没帮你搞明白什么是平等”。(新浪新闻1118日)

张雨绮的驳斥刚在网上刚刚发出,俞敏洪就发文道歉,表示是自己没有表达好,自己真正想说的是一个国家的女性的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女性素质高,母亲素质高,就能够教育出高素质的孩子。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

如果将俞敏洪的“女性堕落论”放在母系氏族制的社会,那么毫无疑问,这番言论就没什么问题。因为在那个时候,女性主导着氏族的一切,其至可以说,女性是社会生产力的绝对把握者,因而,女性的一切,都会对社会产生非常强大的驱动力。

然而,现在已经不是母系氏族制,这是社发展进步的结果,但这个进步的过程,既对女性给出了自然化的肯定,同时也给男性留下了自然化肯定的空间。因而,随后也就出现了父系氏族制,而在这个阶段,男性的意志同样起着绝对的主导作用,男性的一切,也代表和决定着当时的一切。

而俞敏洪在后来的道歉中说,“一个国家女性的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显然,这又是将现代社会拉回到了母系氏族制时期,而过分地强调了就连女性自己都不愿宣示的作用,虽然俞敏洪的道歉,意在为之前的言论做出更正,但这并没有起到真正的更正的效果,而只是将其中的关键词生硬地调换了一下而已。

同时,俞敏洪在这则道歉中还说,“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其实,也是一种夸张式的观点。因为不管是母系氏族还是父系氏族,其根本的分界点在于性别体质在生产力面前的差异性,而现在这种差异性,已经被现代生产力所淡化和消解。

换言之,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站在新东方的讲台上,都可以成为优秀的教师,不分彼此,不分先后。同样,不管男性还是女性,在执行神九飞船与天宫一号载人对接任务中,都是中国人的骄傲。

而在这则道歉中,俞敏洪特别强调“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这其实只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而已。男女平等是社会的共识,更是社会向前发展的共同动力,而总是以性别的夸大为前提表达自己的观点,是潜意识的倒退。因此,对于俞敏洪的道歉,在本质上还不能令人平静。
 


“当然要打回去”:忍受别人的欺负,该成为孩子的美德吗?

——忍受别人的欺负,绝不该成为孩子的美德

文/马进彪

“当然要打回去!不然以后还会被欺负,欺负别人的孩子也会继续施暴。”80后李女士建议。她的女儿在幼儿园上大班,班上有个小男生很喜欢欺负同学,这位小男生施暴对象并没有针对性,而是离谁近就欺负谁。李女士告诉记者,面对同样情况,不少家长却选择让孩子避让,或者选择忍耐。有家长认为:“不打回去为好,能承受委屈才能成大器,教育孩子怎么避免被打、见机行事为宜。”(新浪新闻11月18日)

李女士说的这番话,直来直去,如果从讨论问题的角度来说,无疑,这才是真实的基础性态度。因为要深入讨论一个问题,由其是一个当下敏感的问题,如果大家都在绕弯子,而首先将自己扮演成一个道德卫士,并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那么,这样的问题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而对于李女士的这番话来说,最终能不能解决孩子世界里的问题,这还不能过早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只有在这种真实的态度之下,问题的讨论才可能有适当的结果。

大家可以看到,同样是讨论孩子被欺负的问题,但一些人根本就不是站在孩子的世界里,而这站在大人的世界里说教,但现实情况是,这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只是换个人将书本又念了一遍而已。

孩子被人欺负,这并不是小事,因为被欺负的孩子,心理会上发生巨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并不一定能完全表露出来,但由此形成的抑郁阴影,将会导致孩子的人格受损,这会是影响孩子一生的事。

因此,讨论孩子被人欺负的事,并不能脱离孩子的心理情境,或脱离孩子家长的真实想法坐而论道,而应当想一想自己儿童时代的感受,兴许,这就是目前可找到的唯一现实角度。

一些专家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总喜欢让被欺负的孩子忍受下来,美其名曰,挨打不还手,才是孩子的美德,但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因为这样的孩子到了毕业典礼时候,也还是一个受气包,大家都有过童,想一想身边发生过的事就会在内心深处给自己一个真实的回答。

而这次,李女士说出的这番话,之所以引发社会广泛热议,并收获大量点赞,甚至引发了大量家长的共鸣,其中的原因就在于李女士说出了实话,同时,这样的实话,也直抵了诸多家长心里久存的柔弱和纠结之处。

对于孩子被人欺负的事,高大上的理论很多,能说得滴水不漏专家更多,兴许,这个问题并不能一时半会解决,但在社会还没有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之前,一定要让更多的孩子和家长明白:忍受别人欺负,绝不该成为孩子的美德。

 


“当然要打回去”:忍受别人的欺负,该成为孩子的美德吗?

——忍受别人的欺负,绝不该成为孩子的美德

/马进彪

“当然要打回去!不然以后还会被欺负,欺负别人的孩子也会继续施暴。”80后李女士建议。她的女儿在幼儿园上大班,班上有个小男生很喜欢欺负同学,这位小男生施暴对象并没有针对性,而是离谁近就欺负谁。李女士告诉记者,面对同样情况,不少家长却选择让孩子避让,或者选择忍耐。有家长认为:“不打回去为好,能承受委屈才能成大器,教育孩子怎么避免被打、见机行事为宜。”(新浪新闻1118日)

李女士说的这番话,直来直去,如果从讨论问题的角度来说,无疑,这才是真实的基础性态度。因为要深入讨论一个问题,由其是一个当下敏感的问题,如果大家都在绕弯子,而首先将自己扮演成一个道德卫士,并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那么,这样的问题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而对于李女士的这番话来说,最终能不能解决孩子世界里的问题,这还不能过早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只有在这种真实的态度之下,问题的讨论才可能有适当的结果。

大家可以看到,同样是讨论孩子被欺负的问题,但一些人根本就不是站在孩子的世界里,而这站在大人的世界里说教,但现实情况是,这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只是换个人将书本又念了一遍而已。

孩子被人欺负,这并不是小事,因为被欺负的孩子,心理会上发生巨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并不一定能完全表露出来,但由此形成的抑郁阴影,将会导致孩子的人格受损,这会是影响孩子一生的事。

因此,讨论孩子被人欺负的事,并不能脱离孩子的心理情境,或脱离孩子家长的真实想法坐而论道,而应当想一想自己儿童时代的感受,兴许,这就是目前可找到的唯一现实角度。

一些专家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总喜欢让被欺负的孩子忍受下来,美其名曰,挨打不还手,才是孩子的美德,但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因为这样的孩子到了毕业典礼时候,也还是一个受气包,大家都有过童,想一想身边发生过的事就会在内心深处给自己一个真实的回答。

而这次,李女士说出的这番话,之所以引发社会广泛热议,并收获大量点赞,甚至引发了大量家长的共鸣,其中的原因就在于李女士说出了实话,同时,这样的实话,也直抵了诸多家长心里久存的柔弱和纠结之处。

对于孩子被人欺负的事,高大上的理论很多,能说得滴水不漏专家更多,兴许,这个问题并不能一时半会解决,但在社会还没有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之前,一定要让更多的孩子和家长明白:忍受别人欺负,绝不该成为孩子的美德。

 


郑成月真相大反转:到底该不该得到47万元捐赠?

13年前,郑成月一再坚持聂树斌案存在“一案两凶”的疑点,并将之公开披露,从而推动聂树斌案艰难前行,终于在两年前得以昭雪。然而今天,围绕他因披露聂案被打击报复的传言四起,有的说他被迫提前离岗;有的说他的儿子报考公务员,即便名列第一也不被录用;还有的说他夫妻二人工资卡被无辜冻结,以致看不起病……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以扎实的新闻调查还原了真相。(新浪新闻1116日)

119日,一家媒体报道了郑成月所受的一系列“不公待遇”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众多网友留言呼吁帮助郑成月。1110日,公益平台立项发起《帮助重疾好人郑成月》众筹项目,众筹目标45万元。

而当日18点前,不仅完成了目标数额,而且超过目标数度,达到了471748.73元,共有7544人次参与捐赠。可以看出,社会对于郑成月是同情的,当然,前提是认可了那家媒体所报出的一系列“不公待遇”。

但从法制日报还原的真相来看,郑成月一系列的“不公待遇”,确实有着很大的水分,仔细看一看法制日报的这篇还原报道可以发现,其中内容详细,一一对应地回答了郑成月一系列的“不公待遇”问题。

并且,法制日报这些原始材料的来源,都是出自当地的社保部门,和组织部门的档案留存,因此可以说,法制日报的这篇新闻调查,是经得起推敲的。

无疑,这是一次舆情的大反转,对于郑成月的情况会发生如此大的反转,有网友在网上提出两个问题,第一,现在的社会爱心是否太盲目了?第二,现在的一些媒体是否太不严肃了?

其实,这两个问题是复杂的,因为社会爱心本身就有着较大感性的成分,它的依托来自于对社会现象的直接感知,同时,这样的感知也依托于权威媒体的证明,而在这件事上来说,当初的那家媒体就对公众起到了权威背书的作用。

因而,社会爱心虽然有着较大感性的成分,但它并不是盲目的,它必然要受到舆情的引导。至此,第二个问题也就不用再回答了,显然,当初的那家媒体并没有拿出当地相关部门的社保原始材料,和当地组织部门留存的档案材料。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使不存在郑成月自己所说的“不公待遇”,那么他是不是就没有资格接受社会捐助了呢?答案是肯定的,他依然有资格接受这样的社会捐助,第一,因为他确实是病症缠身的危重病人,换言之,社会任何一个人,不管他叫什么名字,只要确实是这样,就都有资格接受社会爱心的公益捐助。

第二,郑成月的最大功劳在于,在聂树斌冤案推动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他当时的角色,无疑,就是法治维护者的英雄角色,而这个典型的案例,也成为了法治建设中的一个重要坐标。因而,从这个层面来说,即使他的病没有严重到这个程度,也依然可以接受社会的公益捐助。

因此,问题的根本,并不在于郑成月是否应该得到捐助,而在于以什么样的细节来表达自己的需要。显然,郑成月是存在过错的,但是,郑成月功劳也是大于过错的。因此,功归功,过归过,在过错的问题上,他应当诚听一些人的意见,但同时也不能否认,郑成月依然有着接受社会捐助的资格。